「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xiha     2016-11-10     199     檢舉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2015年6月13日上午9點左右,福州鐵路中心醫院接診了一名臉部嚴重潰爛的年輕女子,鼻樑骨已斷裂,並暴露在空氣中,醫生花了數個小時從其臉上、身上清除出200多條蛆蟲。

TutorABC擴大徵才挑戰月薪80K~250K Join us now!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醫生向記者介紹,其潰爛部位因有蒼蠅產卵,才最終形成蛆蟲。

在福州救治的近半個月時間裡,沒有大醫院願意收治王思麗。返回2200多公裡外的老家治療,成了王作生最無奈的選擇。6月30日晚上11點,王作生攜王思麗坐上回雲南的救護車。

2日早上5點15分,王思麗被送進醫院,醫院安排專家會診後表示,王思麗臉部的傷口感染已深入腦部,五臟皆已衰竭,建議轉昆明雲大醫院。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GreatDaily

中午12點,王作生突然聽到女兒跟他說,「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

王作生心裡咯登一下,「這是照顧她半個多月來,第一次從她口中聽到這句話。」

王作生聽從醫生的建議,決定將女兒轉進昆明雲大醫院。當天下午3點左右,王思麗從楚雄醫院轉出,晚上近7點到了雲大醫院。

此時,家人注意到王思麗已呼吸困難。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GreatDaily

晚上8點,醫生對其進行搶救。晚上8點45分,噩耗傳來,王思麗經醫生搶救無效病逝於昆明雲大醫院,年僅22歲。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22歲女孩臉部潰爛,醫生竟取出兩百多條蛆蟲!死因竟然是?

後續調查

在社會愛心人士釋放善意的同時,部分網友也對王思麗的過往有了各種猜測,甚至不乏有吸毒染病,夜生活如何紊亂的各種臆測。但據醫生表示,已為王思麗做了相關檢測,從尿液、血液等檢查結果及其長時間的觀察來看,王思麗並沒有吸毒的跡象顯現,也沒有染上其他疾病。

關於致病成因,為了對症下藥,醫生也一直在尋找答案,而這隻有王思麗最為清楚,但考慮到她反覆不定的精神狀態,沒有人敢輕易觸及這一傷口,醫生坦言,治療的過程可能會相當漫長,而等待也是。

據東南快報記者持續多天的外圍採訪,已基本對王思麗失蹤前的生活軌跡有了大概的梳理,但從2014年有媒體發現流落街頭的她到2015年她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里的這段時間,依然是個空白。

2009年畢業後,王思麗經老師介紹進到福州電子廠工作,之後進入福州財富品位酒店做接待工作。

2011年11月王思麗辭去工作,她的前同事李女士曾陪她去應聘模特,轉入福州一傳媒公司工作。

2012年初辭職,之後學習樂器並組建樂隊,在一些茶藝店及部分夜場表演,但記者尚未找到其樂隊組成成員。

在2012年到2013年之間,據知情人士透露,在福州部分商場新開業的店家內,有看到王思麗作為迎賓人員的身影。「她眼睛很大,身體條件也很好,所以對她的印象比較深」,知情者說。據當時迎賓人員的領隊說,做類似開業迎賓的接待,半天出場的報酬大概在80到100元。

直到2014年6月16日,王思麗首次出現在公眾的視野里,身份是「大學生流浪女」。其時,王思麗身上並無明顯疤痕,臉部也安然無恙。

2015年6月8日,其被福州熱心市民發現,臉上處於結痂狀態,5天後,其出現在茶亭公園,臉部已經潰爛,生滿了蛆蟲。

2014年6月16日到2015年6月8日中間這一年,王思麗遭遇了什麼,怎麼落下傷病,對外界來說,成了「謎」一樣的存在。

王作生告訴記者,在王思麗的報道出現之後,有幾個未知的號碼曾打了過來,對方表示自己為王思麗的同事,詢問警方是否立案,是否找到其男友。而記者經過多方尋找但仍未與王思麗的男友聯繫上。

據網上的小道消息說是與某權貴的千金爭奪男友,導致被報復。這個女子父親在福建隻手遮天。

大陸沒有一家媒體報導過這個事件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