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看到一頭瘦牛跪在地上哭!心中不忍買下放生後,牛竟然「這樣」報恩

melody     2016-11-23     24     檢舉

書生看到一頭瘦牛跪在地上哭!心中不忍買下放生後,牛竟然「這樣」報恩

GreatDaily

明朝時江山有一個書生,名叫朱愷,表字壽仁,

性情淳厚,自幼好學。

朱家過去三代,不吃牛肉、狗肉。

朱愷從小失去父親,由於身體瘦弱,

經常得病,每次只要喝牛肉湯就會好轉,

所以從小吃了不少牛肉。

因為家裡比較貧困,朱愷就到鄰村教書。

這一年端午節,朱愷準備回家,

從主人家拿到酬金,一共八兩銀子。

回家路上忽然下起大雨,朱愷就到路邊古廟避雨,

看見牆壁上貼著兩張紙,第一張寫著殺牛的果報,

另一張則寫著吃牛肉的果報。

兩篇文字淺顯易懂,卻又哀傷懇切,

朱愷想起自幼吃過不少牛肉,不禁非常慚愧,

汗流不止,他悵然地想道:

「我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至今沒有考中秀才,

未必不是吃牛肉的緣故。況且我們朱家原本就有祖訓,

已經三代不吃牛肉、狗肉,如今我卻違背祖訓,

屬於不孝。牛為我們耕耘田地、運輸糧食,功勞很大,

我卻食用牛肉,屬於不仁。

放任自己口腹之慾,貪圖一時之樂,屬於不義。

看到這種行為將有嚴重報應,卻不痛改前非,

屬於不智。我犯下這四條重罪,恐怕災禍就要降臨,

哪裡還有什麼功名福祿?」

於是朱愷就走到神像前叩頭禱告,

立誓從此以後再也不吃牛肉。

朱愷買下這頭牛後,拿來一塊木板,

在上滿寫了「神明放生」四個字,然後放生...

雨停之後,朱愷正要出來繼續趕路,

碰到村裡的屠夫尤光宇進廟。

朱愷問尤光宇:「你為何來廟裡?」

尤光宇回答說:「我家最近買了一頭瘦牛,

擔心虧本,特來廟裡求籤。」

朱愷又問:「那頭牛在哪裡?」

尤光宇說:「就在廟外。」朱愷出來一看,

看見一頭瘦牛,雙膝跪在地上,淚如雨下。

朱愷心裡非常憐憫,就問尤光宇牛值多少錢,

尤光宇說七兩銀子,朱愷如數給他。

尤光宇嫌銀子成色太低,又要再加三錢銀子,

朱愷也如數補給他。

朱愷買下這頭牛後,拿來一塊木板,

在上滿寫了「神明放生」四個字,掛在牛脖子上,

然後解開拴在牛鼻上的繩子,把它放了。

就是在這一年,朱愷終於考取秀才....

冥冥之中,或許就有感應,就是在這一年,

朱愷終於考取秀才,並且成為本鄉王賢家的上門女婿,

王家乃是這一帶頗有名望的家族。

這一天朱愷和岳父一起喝酒,談起以前放牛之事。

僕人進來稟報:「門外有一頭牛,

脖子上還掛著一塊木板,怎麼也趕不走。」

朱愷出來一看,認出正是自己放生的那頭牛,

於是就讓僕人牽到後園的空房裡。

鄉裡原先有個慣犯,外號叫「人獼猴」,

對王家很熟悉。因為看到他家女兒嫁妝豐厚,

這天夜裡就在養牛那間空房旁邊,

從牆上挖了一個洞進來,直接來到朱愷所住新房,

把衣物首飾都裝進袋子,準備出門溜走。

那頭牛突然闖進來,撞倒桌子,發出很大響聲。

朱愷馬上驚醒,大聲喊道:「有賊!」

全家人也隨即驚呼,紛紛起來抓賊。

牛發了怒幫忙「抓賊」

盜賊感到害怕,就從牛身子底下往外爬,

牛發了怒,抬起蹄子絆住袋子。

這時「抓賊」喊聲更急,盜賊只好丟掉袋子,

狼狽逃走。朱愷岳父見袋子裡物品完好,也

非常感激這頭牛,仍舊給它繫上鼻繩,

養在原來的空房裡,從此岳父家也立誓永遠不吃牛肉。

過了不久,又一個下雨的晚上,

這個盜賊再度來到王家,砸開後園的門,

進來看見那頭牛好像很憤怒,

因為上次入室偷盜被牛所敗,所以這次沒敢繼續進去。

他順手把牛牽出去,扔掉脖子上的那塊木板,

把它賣給屠戶,得到四兩銀子。

恰逢朱愷這一天替岳父外出收債,經過屠戶家大門口,

一眼就看見這頭放生牛,趕緊詢問原因,

屠戶將實情告訴他。

牛還像上次那樣在朱愷面前跪著流淚,

朱愷再度將牛買下,重新掛上一塊木板,

寫上「雷電放生」,然後解開繩子把牛放走。

書生看到一頭瘦牛跪在地上哭!心中不忍買下放生後,牛竟然「這樣」報恩

GreatDaily

又過了好幾年,朱愷在古田富戶鍾寬家中當教書先生。

當時附近村莊也有一夥強盜,他們聚眾搶劫,

鍾寬因為家境富裕,非常擔心。

朱愷替他出謀劃策,組織人手修繕房屋,加高圍牆,

以防不測。忽然小僮進來稟報:

「不知從哪裡來了一頭牛,脖子上還掛著一塊木板,

一直站在教書的房子外。」朱愷大吃一驚,

說道:「這就是我以前放生的牛,一向都很機敏警覺,

它現在來這裡,預示著強盜們也快到了。」

用牛角奮力頂撞眾盜賊,救了一家人

於是朱愷就對鍾寬詳細講述這頭牛

在岳父家趕走盜賊的事情,並敦促他嚴加防範。

到了第三天後半夜,二更時分,強盜果然來了,

拿著刀在鍾家外面放火。

鍾寬爬上梯子向外觀望,在火光中,

看見有一頭牛,大聲怒吼,橫衝直撞,四蹄如飛,

用牛角奮力頂撞眾盜賊,盜賊們都潰散而逃。

這時牛已筋疲力盡,仰天頓足而死。

等到家中眾人聚集在一起時,

這伙盜賊開始紛紛逃竄而去。

這時牛已筋疲力盡,仰天頓足而死。

牛的旁邊,還橫躺著兩個盜賊,眾人拿著燭光一照,

發現正是尤光宇、人獼猴。

大家將他們捆綁起來押送到縣衙,順藤摸瓜,

緝捕其他盜賊同夥,這一帶的盜賊終於平息。

鍾寬感激牛的恩德,將這頭牛安葬,

並且立碑,碑上題「義牛墓」三字,

鍾家也從此立誓不再吃牛肉。

有人曾點評說:憐憫牛而買下放生,

竟然出自貧寒教書先生之手,

比起有錢人來功德要大得多。

只是難以理解,

盜賊還沒有到,牛是怎樣預先知道此事?

而且已被放走的牛,又是如何知道朱愷最新住所?

是鬼神在指使?還是這頭義牛靈光閃現,

自己能不告而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