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故事】15名男女選擇雲頂做畢業旅行,住進入酒店既然遇見恐怖靈異...

alextan941     2016-11-21     419     檢舉

這個故事是上次從我朋友那裡聽來的真人真事。因為他們下山後,一個個都病倒了…我試下以我朋友的真實口訴方式來呈現這個故事吧。這樣比較真實,你們也比較容易感覺到那種恐怖…

每個人畢業後,都會一班好友自組團去某個地方玩,當畢業旅行吧。

那年,我們剛畢業。跟別人一樣,考完spm後,我們就自組團去玩。本來我們是計劃去東海岸的PulauRedang玩的。可是後來在出發前,因為些原因,所以改計劃上雲頂玩。而且我們能省下酒店錢,因為其中一個人的爸爸肯sponser住宿費。或許這是冥冥註定吧,註定我們這次會遇鬼了…

我們全部共有15人,7個女8個男的。我們一群人上之前就已經聽聞雲頂的種種靈異事跡了,所以我們決定只租一間apartment,不要分開住。因為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加上可以安撫女生的恐懼感。可是我們男生有點想冒險,所以我們就選在一個一半在雪州,一半在彭亨州的apartment住了下來。我記得我們是拿到彭亨州的那一邊的。上山時,我們只7男7女上去,一個叫烏鴉嘴的因為睡遲了,所以我們沒理他就先上山。

Check in 進房間時,我們就留意到隔壁的房間有貼符了,而且還貼上了封條。

聽人說,有帖符的就證明那裡有那些兄弟了,加上封條。。這更刺激起我們男生冒險的心。當我們一進入apartment時,就特地大大聲說聲打擾了,然後再大聲說話,還有打開那些廚櫥櫃櫃的。因為聽一個人的媽媽說,如果大大聲說話,打開那些櫥櫃的話,那些好兄弟會閃避的。

當我們收拾好後,就接到烏鴉嘴的電話說他到了。烏鴉嘴一到我們的房間時,就放下背包,四處看了看說:哇~!很大間列。

然後他在跑到那個半落地玻璃的露台,隔著玻璃窗說:哇~!很漂亮的風景列,還很涼哦。因為這句話,女生們都跑到了玻璃窗邊看。這時不知為什麼,那個「擊敗」的烏鴉嘴忽然說:哇,這麼高,難怪會有人跳樓。

他才剛說完,全部人都嚇呆了。因為看著窗外的她們,真的看見了一個白影從上面跌著下去,還 「砰」的一聲。女生們當然的大喊咯,有的還嚇哭了。然後我們男生都被嚇了一跳的,然後全部跑到窗邊,伸頭往樓下看去。可是樓下除了停車場,就沒什麼了阿。可是剛剛那個 「砰」 的聲音,很大聲,而且我們的確聽到阿。

鎮定地安撫下來女生的情緒後,我們在房間的牆角裝支香,求他們別打擾我們,我們只是來玩幾天而已。別奇怪,我們當時真的有帶香。拜完後,我們又繼續去玩了。

第一天晚上,我們都沒遇到什麼怪事。除了那些本來被我們特地散亂放的拖鞋被在我們回來後,一雙雙地排整齊外。對了,在此解說一下。我們特地散亂的放拖鞋,是因為某一個女生的媽媽說,這樣亂放,會讓他們知道有人在家。如果整齊放的話,他們會來打擾的。半夜裡我們都沒有遇到什麼騷腳摸胸拉頭髮的靈異事件,很安詳的就睡過去了。這算是很平安吧。

可是第二晚,那些靈異事件就來了…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後,我們分兩批各自去玩然後到遊樂場。先說好,我們這群是沒有人拿鑰匙的,因為我們晚出,所以我們負責關門。我跟我的那批朋友玩到傍晚56點才回宿舍。當我們回到宿舍時,宿舍的門沒鎖。我們還以為是另一批先回到了,因為我們今晚打算「打邊爐」,所以以為他們先回來準備。可是當我們進到去後,卻發現屋裡沒有人。他們就很直覺的問我是不是出時忘了鎖門,因為我是最後出兼鎖門的那個。可是我明明記得我鎖門了阿。

然後我們立刻檢查看有沒有不見東西,因為擔心是不是小偷進來。可是整間屋子都整整齊齊的,不但卻沒東西不見,還多了一點東西。多了什麼?多了一份報紙跟一壺泡好的咖啡在桌子上。當時我們就以為是負責roomservice的打掃後忘了關門。那個烏鴉嘴還笑說,搞不好是好兄弟來收拾的。我們聽了全部人都拍打他的頭說別亂說話。那時我們都不懂,原來是被烏鴉嘴說中了。

不久拿鎖匙的那一批回來了,他們也很好奇我們怎麼進門的,然後我們解釋後,就開始動手準備晚上的「打邊爐」了。男生們都進廚房準備。而女生們都輪流沖涼,然後才過來幫忙。其中一個女生沖完涼後,就坐在桌上吹頭髮,然後喝咖啡看報紙。沒多久我們就聽見她蹲在角落大喊大叫的。我們就跑過去問她怎麼啦?她臉青青的叫我們看看那份報紙,我們就看看咯。其實都沒什麼特別阿。然後她叫我們看看報紙的日期,我們才發現,那是十多年前的報紙。這不奇怪,最奇怪的是,那份報紙看起來很新。就像是當天的報紙那樣的新。後來其中一個男生說,燒掉就好了,然後我們就點火燒掉。

準備好食物後,我們就開始打邊爐了。這時剛剛被嚇倒的女生說她沒胃口,進房間休息。而她是烏鴉嘴的女朋友,所以烏鴉嘴滔了一些食物就進去陪她了。當我們吃完後,女生負責洗碗,然後我們男生在客廳看戲。這是男生的冒險精神來了,其中一個男生提議要不要爬去隔壁貼符的那間看看,然後全部人都贊成。我們進房間找來了烏鴉嘴,烏鴉嘴說好,然後他找一個女生幫忙照顧她的女友。

我們準備好手電筒後,就說好,不能亂說話,還有不能轉過頭望後面的朋友,因為避免弄息掉人肩膀上的三把火。我們去到後,就靠窗搭等後面來的朋友。後面來的朋友只需進到去後,搭著前面的朋友的肩膀就行了。烏鴉嘴笑說,隔壁貼符的,搞不好我們會遇到鬼列。我們當時都用力的打了打他的頭,然後罵他好亂說話。

我們小心地越出露台,然後爬過去隔壁。當人到齊後,我們就小聲地開口報數。1,2,3,4,5,6,7,8。確定其人數後,就開始走了。那時我排在第七,烏鴉嘴最後。進去後,感覺後面的烏鴉嘴搭了我的肩膀,然後報數八了,就開始跟著前面的步伐去冒險了。在黑暗的屋子裡,我們走過了房間,還有廁所,廚房。可是我們卻沒看見什麼的。然後這時感覺大門的縮頭在轉著,外面好像有人要開門進來了。我們擔心是雲頂的工作人員,那如果被他們看見我們私自闖入,就糟糕了。所以我們就趕緊爬出窗外,然後爬回宿舍里。

爬到我們窗外時,我們還倒數了一篇,1,2,3,4,5,6,7,8。而且我清楚地感覺到,有一雙手搭著我的肩膀的。可是進到去時,我們都嚇呆了,尤其是我。因為烏鴉嘴的女朋友醒了坐在客廳,而烏鴉嘴捧著一碗快熟面從廚房裡出來。哇靠~!那剛剛搭著我肩膀說8的是誰?

冷靜下來後,我們奇怪的問烏鴉嘴幾時爬回過來的?他說他都沒過去。他本來想在我爬過去後跟著爬的,可是他的女友叫著他說肚子餓,要吃面。所以他沒爬過去,而且屋裡的女生都可以作證。。

那晚,我們都害怕地不敢回房間睡,所以決定搬開沙發櫥櫃的,然後將房間的床褥全部都搬出來,打算全部人都睡在客廳,因為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因為曾經聽過窗外會有些東西漂浮的,所以我們還特地將窗簾拉上,避免看見不應該看到的…

過後為了消除那些害怕的心情,我們打算輪流玩牌到天亮,然後就跟酒店的人要求換房間。所以我們開始玩起抽烏龜來,當烏龜的還被罰用唇膏畫臉和被灌酒。當時我們中有人帶數支色酒上去的,因為18歲解禁了,所以喝酒慶祝。而我們全部人最後都喝的醉醉的睡了…

第二天我一醒來,就看見醒來的人的臉色都不對勁了。刷牙洗臉後,一出沖涼房,就見他們好像等不及的,把還沒睡醒的人全部叫醒,然後說要換房間。

換房間後,他們才說出原因,先是蝴蝶(一個女生的名字)。她說她睡在比較靠近窗邊的角落。因為我們拉上了窗簾,所以看不見外面。在雲頂過過夜的人都知道吧,半夜時就算你沒開風扇,只開燈也會感覺很冷的,對嗎?半夜時她忽然覺得特別的冷,所以她蓋上被單。可是很奇怪的,蓋被單像沒有蓋那樣,涼風一直吹進去被裡面,她冷地一直發抖。她是面向窗口睡的。就在她蓋上被單沒多久,她忽然就聽見窗外好像有人敲窗口的聲音。「叩叩,叩叩」的,當時蝴蝶還以為是風吹到什麼東西,然後敲打到窗口,所以沒理會到。

可是後來那聲音好像越來越大聲了,而且蝴蝶感覺好像有人用指甲之類的刮著玻璃。

好奇心之下,蝴蝶就用手掀開窗簾。不掀開還好,掀開之後,蝴蝶就看見玻璃得倒射中,一個陌生長發的女生在她臥在她後面,頭擱在她肩膀上看著她。

她嚇得趕緊喊了一聲爬起身,這時候就碰見小豬他們開燈了,她就趕緊往小豬跑去…

再來是小豬(其中一個男生的名字)跟烏鴉嘴。小豬在半夜爬起來小便,從廁所出來時朦朦朧朧地瞄見房間里有兩三個女生坐在鏡子旁邊,背向門口聊天。因為之前我們的遊戲輸的要畫臉,小豬還以為是那幾個愛美的女生還沒睡,坐在鏡子前邊聊天邊弄乾凈臉,所以就沒當一回事的走回去睡。正當小豬走到客廳時,就撞倒烏鴉嘴,嚇了一跳。烏鴉嘴剛好起來小便,看見小豬的反應,烏鴉嘴就口臭說:怎麼啦?撞到鬼啦?小豬定下神,然後說:是,遇到個嘴臭鬼。在我面前站著。

然後小豬就問烏鴉嘴去那裡,烏鴉嘴說上廁所。小豬就說:那幾個愛美的女生們醬夜還沒睡哦,還在房間那裡聊天卸裝。這是烏鴉嘴忽然停下腳步,然後問問小豬是不是看錯了,因為烏鴉嘴跟他女友兩個人還沒睡而已,全部人都睡了。還問小豬在那一間房間?被烏鴉嘴這樣一問,小豬這是完全醒了。然後他們走到房間里開燈看,房間是空空的…

然後他們跑去客廳開燈數人數,全部人都在。而且這個時候蝴蝶也好像受到什麼刺激似的跳了起來。然後跑到小豬跟烏鴉嘴那裡。小豬他們就問蝴蝶到底怎麼啦?蝴蝶拚命的低頭指著窗口邊。小豬跟烏鴉嘴互看了一下下,就拉開窗簾,可是看不見什麼。

而這時烏鴉嘴的女友看見小豬他們的動作很奇怪,就問發生了什麼事?烏鴉嘴他們問問烏鴉嘴的女友剛剛有沒有女生剛回來,烏鴉嘴的女友說沒有,只有看見蝴蝶睡睡下,忽然間就整個人跳起來,然後跑過去他們那裡而已。過後他們四個人把事情互相說了一篇,就靜靜的坐到天亮了,然後第二天趕快就去換房間了。。

還以為那是我們很幸運,因為旺季也能換到房間,可是原來不是…

還以為我們換了房間後,就安全了。可是原來不是…

這間剛換到的,比之前的還猛…

換了第二件房間,首先我們就先留意看看房間牆壁有沒有貼符之類的。看見屋子牆壁乾乾淨淨的,大家的心也安定了起來。然後跟之前一樣,打開房間的櫥櫃窗口,避免某兄弟藏在裡面。收拾好後,大家整理心情,忘掉昨晚遇到的,然後就去themepark玩。

大概四點多,天開始下毛毛雨了,我們也肚子餓了,就出來去吃東西。烏鴉嘴的女友因為有點不舒服,所以跟烏鴉嘴就先行回去。而我們吃完後,就去看了一場電影才回宿舍。到宿舍也大概七點多了,那時雲頂因為下雨的緣故,起了很濃很濃的霧。

我們回到宿舍時,按了很久的門鈴,可是烏鴉嘴卻不出來開門。然後我們就打電話給他,問他在那裡,他說他在宿舍阿。然後我們就叫他開門咯,我們按了很久的門鈴了。可是他說他沒聽見阿。然後他就去門縫看,然後在電話里對我們說,別開玩笑了,我們都還沒回到。我們聽了都你望我,我望你的,心裡毛毛的。然後就跟烏鴉嘴說,別開玩笑了,我們全部人都在門外,叫他開門。烏鴉嘴就罵道:Ta Nai NaiDe,我開門了,你們的人列。見鬼拉你們?還沒回到就不要開這種玩笑。。

可是明明他就沒開門啊,他還說開門了,當時我們心裡都感覺寒寒的。我們就跟著說,玩玩玩,很好玩咩?開門啦。。才剛講完,小豬就忽然說:喂,做麼我們跑來這裡的?我們不是換了房間了咩?我們跑來這裡做麼?

聽見小豬這樣說,我們看看周圍,看見那間貼了符的牆壁,才醒過來。對哦,做麼我們會跑過來這裡的?真的見鬼了。正當我們正想轉身往電梯那裡走時,我們之前住的那間房間門忽然「tak」的一聲,開了。。我們嚇到趕緊落跑。

回到新的宿舍那裡,緊按門鈴,然後就聽見烏鴉嘴邊開門邊抱怨的聲音說:Ni MaDe,下次別拿這種東西玩,會嚇死人的。我們把我們剛剛遇見的告訴烏鴉嘴,烏鴉嘴還不相信的說:是是是,昨晚還被嚇不夠,今天還那他們來玩。搞不好他現在就跟你們回來了。我們罵了聲叫他別亂講話,然後就趕緊進門。可是我們萬萬沒想到,烏鴉嘴的口真的臭到~!那東西真的跟我們回來去了。

晚上我們自己煮飯吃了後,就坐著看戲,然後一個個輪流去洗澡。很奇怪的是,有幾個女生洗完出來後,都不約而同的問我們誰剛剛在客廳唱「老」歌,很好聽下。剛好當時電視播著唱歌比賽,所以我們都以為是電視機的聲音,所以就不以為然。

而幾個我們男生洗澡時,卻沒聽見唱歌,反而是其他的現象發生。我洗澡時就有聽見人嘗試扭開我的門鎖。因為平時都玩慣了,有前例了,知道他們這班廢材會在別人沖涼時這樣做的,所以就大聲說別玩。然後門鎖就沒聲音了。而小豬就聽見有人推桌子的聲音,他就以為是樓上的住客在移動桌子。老塞(一個男生的名字)就聽見門外面有人在聊天, 還以為是我們。

洗完澡後,本來想下賭場的,可是時間還早。所以大夥們說完下撲克牌。可是找了很久,卻找不到撲克牌,才記起留在之前的那間宿舍了。這時小豬就說,反正宿舍很大,我們就關燈拿手電筒玩捉迷藏吧,大家都贊成。烏鴉嘴這時有口臭地說,搞不好會找到。。我趕緊蓋住他的嘴巴。而其他人都生氣的瞪著他,他趕緊說對不起。。

然後不用說,一致決定當鬼的是烏鴉嘴,一來為了懲罰他,二來就算好像烏鴉嘴說的會看見,也只是烏鴉嘴看見。關燈後,烏鴉嘴站在門口外倒數,我們就各自的找地方藏起來。當時櫥櫃那些地方,都被他們躲進去了,我沒地方多之下,就躲進了廚房。心有靈犀的,老塞也躲在這裡。他躲進了洗手盆下面的柜子里。而我找不到地方,剛好看見雪櫃後面有個空間,就叫老塞幫忙,推一推雪櫃,然後身形小隻的我就閃了進去。

大概過了三十分鐘吧,就聽見烏鴉嘴拿著手電筒走進廚房了,然後沒多久我就聽見老塞被找到了。還以為他會找到我的,可是他卻沒找到我,只跟老塞安靜的走出去了。我心想,老塞真有義氣,被捉了也不說我出來。

在他們出去後的沒多久,就聽見他們在那裡喊了:喂~!不要玩了,出來,出來。很遲了,我們要去賭場了。這是我就站起身,伸出頭,看見廚房外真的開燈了,然後我就很得意地走出去,看見他們全部人都已經坐在客廳了。我還得意洋洋的對烏鴉嘴說,怎樣?找不到我烈。。烏鴉嘴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臉色有點不對勁。這時老塞說:走吧,我們去賭場吧,哪裡人多,去了那裡再說。明天再回來拿行旅下山吧。

然後全部人都好像受了什麼驚嚇似的就快步出去。我留意一下全部人的神情,幾乎全部人都很不對勁,有的女生甚至開始眼光閃閃了。雖然感覺奇怪,可是我就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啊,所以就跟著走出去了。

去到賭場,大家都好像忽然鬆了口氣的,而剛剛眼光閃閃的女生也開始哭了。然後我們一群人走到吃東西的那個角落,拿了杯免費熱飲坐下。喝了一口咖啡,定下神來的老塞才神情嚴肅的開口對我說:喂,你知道剛剛為什麼我們不玩了嗎?我就說,是烏鴉嘴找不到我的關係巴,哇咔咔~!

老塞說:不是。。

後來老塞跟烏鴉嘴的答案,讓我聽了到現在都還毛骨悚然。。

那時老塞聲音抖著說:剛剛我被烏鴉嘴找到時,我就告訴烏鴉嘴你躲藏的位子了。然後烏鴉嘴正想找你出來時,我們就發現,那個雪櫃的上面,有個張女人的臉。

烏鴉嘴跟著說:我本來想趕快叫你出來的,可是那張臉卻忽然睜開眼,瞪著我們。你說,我們能不趕快出去嗎?還不趕快停止玩做迷藏嗎?

下山後的朋友們,幾乎全都病了,包括告訴我這件靈異事件的朋友。。

不過還好靈異事件並沒纏身,只是病了數天就沒事了。。

聽完故事的我,問他們山上這麼猛,下次還敢上嗎?

他們異口同聲說:敢,只要不是跟烏鴉嘴上就行了。

在旁的烏鴉嘴只能靜靜的不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