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危險10條公路:台灣也有入圍,猜猜是哪一條?

hot     2016-11-18     7382     檢舉

Press Cave網站日前評選出世界上最危險的十條公路,要去那邊旅遊的您可一定要小心了!

10.羅馬尼亞泛弗格拉什公路(Transfăgărășan, Romania)

泛弗格拉什公路是羅馬尼亞第二高的公路。1970年至1974年,前獨裁者西奧塞古建造了這條盤山公路。最初它是一條具有戰略意義的軍用道路,全長90公里,連接了外西凡尼亞和瓦拉幾亞以及錫比烏市和皮特什蒂市,從北至南蜿蜒穿過羅馬尼亞最高峰摩爾多韋亞努和第二高峰內戈尤之間的南喀爾巴阡山脈。

這條路上有許多急轉彎,每一次轉彎都能邂逅不同的風景,還可以看到數千年前形成的冰河湖。

9.印度鄒積山路(Zoji La pass, India)

這條路在印度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公路之一,因為它為人們提供了進入山區和偏遠地區的途徑。

如果你想通過這條路,那麼你必須要準備好應對惡劣的氣候條件、降雪、極具破壞性的強風,等等。不過,儘管這條路非常危險,它把喜馬拉雅山西部和斯利那加連接起來。它也是喜馬拉雅山脈中最危險的通道之一。

8.川藏公路,中國(China's Sichuan-Tibet Highway)

川藏公路始於四川成都,經雅安、康定,在新都橋分為南北兩線。北線經甘孜、德格,進入西藏昌都、邦達,全長2412公里,沿途最高點是海拔4916米的雀兒山。南線經雅安、理塘、巴塘,進入西藏芒康,後在邦達與北線會合,再經八宿、波密、林芝到拉薩,總長2149公里,途經海拔4700公尺的理塘。南北兩線間有昌都到邦達的公路(169公里)相連。南線因路途短且海拔相對比較低,所以由川藏公路進藏多行南線。

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就是指川藏線上,邦達至八宿區間著名的險路,俗稱七十二道拐,也稱九十九道彎。這段路處於涼風埡山上,海拔1450公尺,長約12公里。天晴時,大型車輛經過七十二道拐需要一個多小時,冬天時則更加困難。而且沿途還要小心岩石崩塌和山體滑坡。

沿川藏公路進藏,途中從東到西依次翻過二郎山、雀兒山、色季拉山等14座海拔接近5000公尺的險峻高山,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瀾滄江等洶湧湍急的江河,路途艱辛且多危險,但一路景色壯麗,有雪山、原始森林、草原、冰河、峽谷和大江大河。

7.中國—巴基斯坦喀喇崑崙高速公路(Karakoram Highway, China -Pakistan)

這條路被評價為「沒有路肩、沒有護欄、沒有希望」。

這是一條連接中國西部與巴基斯坦的公路,穿過中巴邊境的紅其拉普口岸,英文簡稱為KKH。喀喇崑崙公路北起中國新疆城市喀什,穿越喀喇崑崙山脈、興都庫什山脈、帕米爾高原、喜馬拉雅山脈西端,經過中巴邊境口岸紅其拉甫山口,南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全長1224公里。其中中國境內415公里,巴基斯坦境內809公里。

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國際公路,公路全線海拔最低點為600公尺,最高點為4,693公尺。由於沿途地質情況極為複雜,雪崩、走山、落石、坍方、積雪、積冰等地質災害經常發生,因此被認為是世界上最致命的道路之一。公路建成後,因地質情況極其複雜,需要常年養護。而且沿途路面和橋樑設施經常遭到自然災害破壞,許多路段難以通車。

不過,喀喇崑崙公路所處的喀喇崑崙山脈是地球上最令人敬畏的山地景觀之一,沿途高峰林立,是欣賞帕米爾高原雄偉壯闊的絕佳選擇。

6.義大利斯泰爾維奧山路(Stelvio Pass, Italy)

這條擁有48個急轉彎的公路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危險的高速公路。公路海拔2,757公尺,路面狹窄,有些地方還非常陡峭。它是東阿爾卑斯山上最高的柏油路(整個阿爾卑斯山脈第二高)。

建於1820-1825年的這條公路,位於義大利北部,近瑞士邊界,連接瓦爾泰利納(Valtellina),梅倫(Meran)和斯塔山谷中部(midVenosta valley)。公路上還有一個「三種語言峰」,因為羅曼什語,義大利語和德語三種語言在此相遇。

作為世界上最具挑戰性的道路之一,它的風景也是極其驚險和壯觀。一旦你安全的通過斯泰爾維奧高山公路,你就可以在義大利最大的斯泰爾維奧國家公園停留,欣賞壯觀的高山景色。

5.挪威托羅爾斯第根山路(Trollstigen, Norway)

挪威的托羅爾斯第根山路總長11公里,平均海拔約850公尺,最出名的要數路上的11個「U」形急轉彎和坡度達到9%的陡坡。在一些地方,道路直接切入山地,有些則是建立在石壁之上。整條路都窄得幾乎容不下兩輛車並行,險象環生。

這條公路於1936年向公眾開放,它始於擁有原始之美的羅姆斯道地區,途中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國王、王后、主教山。當然,路上最吸引人的要數高約320公尺的斯蒂戈佛斯瀑布(StigfossenWaterfall)。

儘管充滿單行道的危險,很多人還是喜歡來這裡,既可以享受駕車的刺激,又可以欣賞沿途美麗的風景,現在,它已經成為挪威熱門的旅遊景點。由於當地惡劣的氣候,每年的冬季和早春時分,公路都會被關閉。而在旅遊旺季,每天都大概有2,500輛車行駛在路上。當地政府沿途設立了多個觀景台,方便遊客休息與欣賞美景。

4.台灣太魯閣中橫公路(Taroko Gorge Road, Taiwan)

太魯閣是原住民的語言,意思是「偉大的山脈」。壯闊的太魯閣峽谷,有著鬼斧神工的懸崖峭壁,還有連綿曲折的山洞隧道,每年都吸引不少觀光客,但是,這麼美的景象,竟然也入選外國人眼中最危險的道路名單?

「一個沒有路燈的隧道,跟隨時會有意外可以畫上等號。不過很多旅客還是很愛它,因為它通往太魯閣國家公園,而且至少道路周圍還有水泥護牆。」

原來,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中橫公路陡峭、狹窄,因此在轉彎處有多個視線死角,對汽車駕駛來說相當危險。再加上旁邊就是陡峭山壁,遇到颱風天,更會有石頭隨大雨一起落下,讓人難以通行。

3.中國太行山郭亮隧道(Guoliang Tunnel Road, China)

有人說:「開這一條路,不容許犯錯」。

郭亮村位於郭亮崖之上。過去人們上山下山,走的是百丈懸崖上僅可容一人通過的絕壁小路,被當地人稱為「天梯」。許多年來,郭亮村村民一直要求當地政府為他們修建一條公路,以便和周圍的村鎮連接起來,卻不斷被官員拒絕。

不得已之下,村民決定自己建設一條公路。他們用繩子測高度、距離,用土法繪圖,再自己長途跋涉找專家徵求意見。在所有人的支持下,村民集結了村中最強壯的13位男性,從1972年至1977年,沒有用任何機械,在絕壁中一錘一錘鑿去了2.6萬立方公尺石方,磨平12噸鋼鑽頭,打爛了8磅重的鐵錘4千個,最終開鑿出一條約4公尺寬、1,200公尺長的隧道。艱困時,村裡不論是70歲的老人,還是十幾歲的孩童都輪流走上隧道工地,清理石渣。大石塊用手搬,小石塊用筐抬、用籃子扛。村民不僅為這條通道付出血淚,更有人為之失去生命。

現在,遊客往往會感嘆於道路外側35個大小不同、形狀各異的天窗。其實,他們最初的用途是為了清排施工中的石渣,而今則已成為郭亮隧道標誌性的觀景窗。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現在,郭亮隧道已成為當地大力開發的一個旅遊景點。憑台而望,指尖可以觸摸到峽谷的深邃,那一刻,是否有人能感受到前人在絕壁上開鑿隧道之勇氣?

2.菲律賓哈爾斯瑪公路(Halsema Highway, Philippines)

這條高速公路建於三十年代,是由20世紀初從美國俄亥俄州遷居到菲律賓的土木工程師朱利葉斯•哈爾斯瑪所建。哈爾斯瑪當時是碧瑤市市長,及最重要的土木工程師,那時,碧瑤還只是個擁有幾千居民的小城市。

哈爾斯瑪希望通過建一條到山省首府邦圖卡的道路來促進碧瑤市的經濟發展,他為這條路取名為「邦圖卡登山道」。長149.6公里的道路就像一條蜿蜒的長蛇纏繞在中科迪勒拉山脈,其間還要穿過一個覆蓋著火山岩層的區域。整條路的海拔最高點位於阿托克直轄市(Atok),7,400英尺,是菲律賓海拔最高的公路。

這條路表面上看會讓人覺得挺安全的,可是,由於大量岩層在1990年的芮氏規模7.8地震中斷裂,隨後又被颱風侵蝕而更加失去平衡。導致在這裡駕車的司機既要面對岩石崩塌的危險,還要注意被強烈侵蝕的道路上的裂口,更糟糕的是,一些路段經常被濃霧籠罩而無法看清路況,這些都足以致人於死地。

1.玻利維亞北永加斯路(North Yungas Road, Bolivia)

永加斯路(又譯作雲駕路、榮加斯公路、央葛斯公路)位於南美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LaPaz)東北方的永加斯境內安地斯山脈的山區公路。連接拉巴斯和科羅伊科鎮,全長80公里,一路蜿蜒在極陡峭的山腰和懸崖之間。其中,北永加斯路(也稱CoroicoRoad)被認為是最危險的一段。

這條公路全程約60~70里(不同的來源採取不同的計算方法),而落差則高達3,270公尺。在離開拉巴斯抵達La CumbrePass後,該路高度可從3,600公尺上升至4,650公尺左右,而在抵達科羅伊科後,又會下降到1,200公尺。氣候也轉變迅速,從涼爽乾燥的玻利維亞高原轉變為溼熱的雨林。

大部分北永加斯路都是不超過3.2公尺的單線道寬度,整條路面非常狹窄又崎嶇不平,蜿蜒盤旋又缺乏緩衝車道,地面也不平整,而是到處覆蓋了碎石,旁邊則是深達600公尺的懸崖。不僅沿路上沒有任何的護欄保護司機,長滿植物的谷底永遠有水蒸氣升上來,致使這裡的霧幾乎從未消散,能見度極為有限。在某些路段上,路面還非常泥濘,不時有鬆動的落石等。

這條路上幾乎每幾個星期就發生一次重大的交通事故。1995年時,美洲開發銀行把它評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公路」。2006年時,有報導估計每年有200到300人在這裡喪生,這條路因此被稱為「死亡公路」。凡是沿途上有十字架的地方,就代表曾有車輛從那落下山谷。

這條路為什麼這麼危險?這裡原本無路可通,1932至1935年,玻利維亞和巴拉圭兩國爆發了「大廈谷戰爭」,這條路就是由巴拉圭犯人建造的,不知是否因此而怨氣太重。

由於長久以來,它都是當地與外界連接的唯一通道,因此,無論天氣如何,滿載乘客的巴士和運輸貨物的重型卡車都不得不行駛在這條危險的公路上。按照當地習俗,上山的車走右邊車道,希望以此減少交通事故。

而據玻利維亞公路管理局稱,新的永加斯路已完成了20年施工期的現代化,包括把單線道拓寬為雙線道,鋪上柏油路等,並於Chusquipata和Yolosa之間興建一條新路線,雖然距離較長,但可從北方繞過傳統「死亡公路」——北永加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