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查證過了,很清楚,鄭成功是型男」超好笑的歷史神作...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

yuju     2016-12-20     29     檢舉

我查證過了,很清楚,鄭成功是型男

那邊有看官舉手問了,我說鄭成功是海上最強美男子,可有根據?那位女性朋友請將手放下,順便把嘴邊的口水擦乾。鄭成功是有畫像傳世的,而且這畫像據說不是後世畫家憑空想像,真的是鄭成功在臺南聘請畫家繪製,傳到他堂兄弟手裡,一路傳下來傳了兩百多年。到日治時期,鄭家把畫送給日本人帶回日本,後來又送回臺灣,當時的臺灣總督將這幅畫視為國寶,輾轉送到臺灣總督府博物館,今日由國立臺灣博物館保存。

「我查證過了,很清楚,鄭成功是型男」超好笑的歷史神作...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從畫像來看,鄭成功面目清秀,留著短短鬍子,如果這樣還不算美男子,諸君可以去看看朱元璋的畫像再回頭看鄭成功的,你就會覺得鄭成功根本就是金城武。說到金城武,過去曾有傳聞說好萊塢想拍一部有關鄭成功的片子,(神鬼奇航系列嗎?)就是鎖定金城武飾演鄭成功。雖然金城武經紀人澄清絕無此事,不過想像一下,鄭成功是中日混血,會說日語和閩南語,這些條件都和金城武一致,感覺上金城武的確留個小鬍子就可以cosplay鄭成功了。

上一節我們談過鄭成功的把拔鄭芝龍了。鄭芝龍是橫跨國際的武裝海商集團(這是學名,俗稱海盜),在日本也有據點,便取了櫻花妹當老婆。這位櫻花妹據說叫做田川松(正史上完全沒有她的名字,「松」這個名字是當地流傳的)。有一天鄭芝龍這位飄撇的行船人又出海了,田川氏到海灘一邊唱〈聽海〉一邊撿貝殼,驀然啾的一聲就開五指生下個胖寶寶,那塊她靠著當待產床的石頭,也成為日本長崎平戶當地的名勝,叫做「兒誕石」。當地也有鄭成功幼年故居遺址、鄭成功廟,甚至當地舉辦一些活動還會有人扮演鄭成功出來逛大街,真酷。

是時候交代鄭芝龍的結局了。明朝滅亡後,本來披著官服繼續幹海盜的鄭芝龍突然變成前朝官員,他便開始頭痛了:到底要回家種田以示忠心大明朝,或是繼續安安穩穩當官,也就是「退出政壇」與「做好做滿」的抉擇。基本上他能夠混到成為海上霸者,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絕非蠢蛋一顆,必是洞燭機先的小孔明;所以當清兵打到福建時,他就馬上投降了。但是鄭成功從小就被他老爹帶到福建讀書,忠孝仁義的性格已經充滿他的胸懷,是打死不降清的;清朝一看,唉呀好小子你不聽爸爸的話是吧,不由分說先把鄭芝龍押到北京城好好伺候再說。不久後清兵攻破鄭成功福建老家,玷汙了鄭成功的母親田川氏致死(也有人說田川氏因怕被玷汙而自殺,但鄭成功接下來的舉動讓我傾向相信前者),鄭成功做了一件現代人聽了會很矮油的事情(說不定古人聽了也很矮油),他把母親的屍身剖開,清洗內臟之後再下葬。嗯,這個情節安排獵奇到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只好也說矮油矮油。

經歷了這樣的事情,是人都不可能饒過滿清,國仇家恨一起來,註定了鄭成功要化身為地獄來的復仇鬼。

鄭先生請你不要再亂開口了,會擾亂自然生態的

「我查證過了,很清楚,鄭成功是型男」超好笑的歷史神作...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

國軍忙著種樹割草不是國防機密,當初何斌帶著的鹿耳門水道圖才是。原本荷蘭人對於鹿耳門水道已經廢棄不用了,因為此道泥沙淤積,船隻來一隻卡一隻,來兩隻卡一雙,根本沒法走。然而何斌注意到有些水道還能行船,若搭配上漲潮更加順暢。

鄭成功的船在臺灣海峽揚帆而來的時候,還順便發生了一則小故事:船上的主廚抱怨沒菜下鍋,鄭成功下令士兵去捕魚,捕了老半天除了撈到破皮鞋和酒瓶沒有別的(漫畫不都是這樣畫的嗎),士兵跑去回報鄭成功說這裡沒有魚,鄭成功虎軀一震,桌子一拍,斷喝一聲:「莫說無!」士兵知道這個老闆生氣起來動不動就砍手砍腳殺你全家的,連滾帶爬連忙又跑去捕魚,可能是連魚都被鄭成功的霸氣嚇得不敢不被撈到,這下子真的有魚落網了。

廚師一看這魚,銀光閃閃,線條優美,在大陸可沒看過,便問捕魚的士兵「What’s this?維─大─力?」阿兵哥說:「我嘛毋知,咱頭仔講『麻虱目』。」廚師又問:「Is it good to drink?」阿兵哥說:「你煮看覓就知嘛!」一煮之下,肉質鮮美,魚湯清甜,從此之後這種叫做「麻虱目」的魚兒聲名遠播,傳到近代因為人的嘴巴懶了,簡稱為「虱目魚」。

從閩南語的「莫說無」誤會成有魚叫做「麻虱目」,可以窺見臺灣民間的豐富想像力。但因為現代人只知「虱目魚」之簡稱,這段傳說又流傳成其他版本,說鄭成功講的是「煞無魚!」(哪會沒有魚!)又有說是「這是什麼魚?」士兵便誤會他說「這是虱目魚」,這是現代人又以訛傳訛了,從早期文獻可以知道古早臺灣都是叫牠「麻虱目」或「目虱目」的,因此「莫說無」才是這個傳說的最早起源。也因為有這段傳說,虱目魚又被稱為「國姓魚」。

喝過虱目魚湯,鄭家艦隊晃著晃著趁著濃霧微曙抵達臺灣,等到日頭曬屁屁,晨霧散去之時,熱蘭遮城的守軍才赫然發現港內已經戰艦密布、旌旗蔽日,嚇得屁滾尿流,高喊:Oh my Golly喔!這國姓爺是瞬間移動過來的嗎?

沒錯,荷蘭人也叫鄭成功「國姓爺」。先前提過由於鄭成功被賜姓皇帝的「朱」姓,因此民間百姓尊稱他「國姓爺」,荷蘭人不明其意,想說反正就是個名字,所以也跟著叫「Koxinga」。漢人一直以來會將敵軍戴上「匪」「寇」的帽子,荷蘭人對敵軍首領卻還傻傻的尊稱為「爺」,難怪最後你會打輸。(這不算劇透吧?)

鄭家戰船突然出現在港內,不僅是荷蘭人以為發生超自然現象,鄭成功自己也裝神弄鬼,跪拜在船頭禱告上天說:「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拜託老天爺使潮水上漲,讓我的艦隊直搗黃龍啊啊啊啊!!」因為漲潮時間早就算好了,他喊完後,果不其然海水果然漲潮了,這種跟走到自動門面前喊芝麻開門一樣是很有事的行為,讓鄭軍以為老闆忠肝義膽當真感動上蒼,一個個士氣大振,跟剛嗑了三斤金坷垃一樣猛,連掃廁所的老兵都揚言我要打十個。鄭軍艦隊從荷蘭人原本以為淤積的河道侵入,跟走迷宮一樣在彎彎曲曲的鹿耳門水道拐進臺江內海,在今日的臺南永康洲仔尾登陸。荷軍倉促應戰,被殺得措手不及,普羅民遮城,也就是今日的赤崁樓,就被打下來了。

乾脆這整本書都來寫鄭成功傳說好了,比較輕鬆

鄭成功的傳說故事一抓就是一大把,好比傳說鄭成功打退荷蘭人當天,晚上大家呼呼大睡,絲毫不知荷蘭人是假意投降,其實埋伏著準備夜襲。你道荷蘭人為什麼半夜不睡覺出來假扮王祖賢……我是說出來夜襲?因為荷蘭人的故鄉在荷蘭(廢話),在地球的另一端,我們臺灣晚上的時候荷蘭是大白天,所以他們的生理時鐘有時差,晚上反而精神奕奕,適合發動夜襲,這樣的理由應該夠科學吧。荷蘭人已經集結完畢,就等發一聲喊就要衝進敵營來個絕地反攻。此時萬籟俱寂,烏雲蔽月,天地無光,當真是神不知鬼不覺;然而偏偏這時就有野生的可愛小動物出來吃宵夜,荷軍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牠眼裡──牠是一隻小壁虎。

說他小,是形容牠的可愛,其實牠的真實身分是一位壁虎王。這壁虎王看到鄭成功就要死於亂刀之下,深知臺灣島歸於鄭家乃是天命,便連忙召集全臺灣壁虎過來臺南。然而時間實在緊迫,只有三分鐘,匆促中只調集到濁水溪以南的壁虎到來(也跑太快了)。壁虎王打手語示意:我數三下,大家一起叫鄭軍起床。於是壁虎王數三下,千萬隻壁虎張開大嘴,卻沒有半點聲音發出,大夥兒才驚覺一件事──壁虎是不會叫的!壁虎王又打手語示意:不行!今天我們一定要叫出聲音,把鄭軍叫醒!於是大夥兒又中氣運足嘴張大,這次終於發出了有如哥吉拉嚎叫般的巨響。

這一幕,連達爾文目睹都要脫帽致敬。壁虎憑著自主意識,從不會叫,在一夜間進化成會叫的品種。鄭軍突然被叫醒,睡眼惺忪中看到荷蘭人遠遠埋伏,連忙抓起武器抗敵,荷蘭人這下才真的逃之夭夭駕船夭夭滾回荷蘭夭夭。鄭成功感念壁虎在反清復明大業起了關鍵作用,遂封之為「鐵甲將軍」。正因為這一夜只有濁水溪以南的壁虎曾經參與這場生物演化大躍進,此後濁水溪成為天然界線,以北的票投藍營……說錯了,以北的不會叫,以南的才會叫。讀者若在北部聽過壁虎叫,那是搭高鐵上來的。

總之,鄭成功還沒登陸臺灣就已經發生「國姓魚」傳說,登陸臺灣不久又創造「鐵甲將軍」傳說,難怪上天不讓鄭成功活太久,讓他活久一點的話,臺灣的物種生態不知道會被搞成什麼樣子。在民間故事裡,鄭成功一路北上,非常盡責地執行他「傳說製造機」的任務,比如說走到臺中大甲鐵砧山,因為軍隊沒水喝,鄭成功拔出寶劍往地上一插,甘泉便如黃河長江之水滔滔不絕,留下「劍井」遺跡(後來查證原來是插破地下自來水管,鄭成功被水利局提告訴訟)。又好比說走到臺北三峽鶯歌一帶,原有一隻好兇的鸚哥精(鸚鵡精)和一隻好大的鷹精(請注意發音)作怪,鄭成功開砲將兩隻怪鳥打死,鸚哥精化為鶯歌石,鷹精(再次拜託注意你的發音)化為鳶山,成為今日三峽鶯歌的著名景點。

一封信影響臺灣民主運動

板垣退助是很妙、很反骨的一個人。他本是日本明治維新的功臣之一,到一九一四那年來臺時已經七十好幾了。日本伯爵板垣退助來臺,提倡成立「同化會」,面對日本官方時的說法非常動聽,說是要讓臺灣人成為真正的日本人,因此所到之處都獲得臺灣民眾熱烈歡迎;但其實臺灣民眾真正目的是要求消除日本人對臺灣人的差別待遇,包括臺灣人也想參政啦,臺灣人的薪水要和日本人一樣等等。

當時林獻堂、蔡培火、蔣渭水都參加了同化會,然而這種假裝歸順其實要求權利的伎倆總督府早就看出來了。隔年,也就是一九一五年便禁止同化會活動,臺灣人的熱切期盼為之一挫,怒吼「同化裡都是騙人的」。林獻堂反正家大業大日本人也動不鳥他,反而是在公學校當老師的蔡培火,因為參加過同化會被fire掉了。(蔡培「火」被「fire」,喂雙關語耶,笑一下吧)一般人遇到這種鳥事,大概只能回去坐板凳怒喝開特力;然而咱們火哥受此挫折,你猜他決定幹嘛?他一怒去攻讀學位,果然不是簡單人物。

根據我收藏的蔡培火書信草稿,一九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他寫了一封信給林獻堂,大意是說:當時聽板垣退助演講時,有緣遇到林大哥很榮幸啦;現在小弟被日本陰了沒有工作粉口年啦;小弟認為要為臺灣人謀求真正幸福,一定要有更高深的學問,所以想到日本讀書啦;可是小弟傾家蕩產就連船票都湊不粗奶,而且上有老母下有妻小,麻煩大哥賞個臉資助我去日本讀書,等我學會高深武功再重出江湖大戰光明頂云云。

蔡培火不知哪來勇氣、哪來膽識、哪來臉皮跟林獻堂要錢(右手背拍左手心),一般活老百姓收到這封信,大概罵聲「神經病!」就關電視了。可是林獻堂不愧是霧峰林家一擲千金的阿舍,人稱「三少爺的錢」(不是三少爺的劍嗎),二話不說就支助蔡培火出國留學(ㄟ豆~可是當時去日本讀書不算出國耶),火哥到日本之後,又做了不少事,包括信了基督教、擔任《臺灣青年》雜誌編輯、寫出「臺灣是臺灣人的臺灣」不朽名句等。

一九一五年這一年,用古典章回小說的話來說叫做「合該有事」,除了剛剛提過的發生噍吧哖事件、同化會被禁、蔡培火被革職、蔡培火留日之外,還發生一件大事:林獻堂的胃不舒服。

先別翻桌。我等小老百姓得了胃病,當然完全不會影響歷史的軌道。但林獻堂何許人也?林家三少爺,林、獻、堂、耶!他得了胃病,這一病竟病出了海外的留學生運動。

「我查證過了,很清楚,鄭成功是型男」超好笑的歷史神作...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

本文摘自究竟出版《臺灣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

【圓神書活網;《圓神》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