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melody     2016-12-18     79     檢舉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據環球網18日綜合報道,17日,重慶女作家杜虹實施「國內首例人腦冷凍術」的事被炒的沸沸揚揚,引發了大量關注,被稱為是《三體》的真人版。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圖為:杜虹(左)與女兒張思遙(右)

據媒體報道,手術實施的詳細過程是這樣的:

2015年5月30日下午5時許,61歲的胰腺癌患者杜虹躺在病床上,已進入彌留階段。

隔壁房間,兩名來自美國的外科醫生已經等待了8個小時,事實上,他們從5月19日開始就在為這一刻待命了。

下午5時40分,杜虹平靜地離開了人世。兩名美國醫生第一時間向杜虹體內注射了抗凝劑、抗菌藥物、抗血栓藥物,防止血液凝固,並用特製設備按壓心臟,保證血液繼續循環。

隨後,杜虹的遺體被放入裝有冰塊的木質棺材中,迅速轉移到手術地點,耗時約1小時。

接下來是灌流,由於人體細胞中含有大量水分,冰凍過程中水分凝固會形成冰晶,極易刺破細胞,造成巨大傷害,所以冰凍技術的要點是使用冰點更低、不容易結晶的保護液代替水分,達到脫水的效果。

美國醫生首先用稀釋過的保護液,逐步替換遺體中殘留的血液。隨後,使用儀器打開遺體頸部的總動脈和總靜脈,形成一個液體輸入的迴路,輸入保護液,隨後開始重頭戲——替換頭部殘留的血液。

替換過程比較漫長,醫生會逐步加大保護液的濃度,從動脈輸進頭部。當人體內保護液濃度達到遺體保存要求後,繼續監測靜脈輸出液體中保護液的濃度,當輸出液體的保護液濃度與輸入濃度一致時,表示頭部水分已完全被替代。

灌流超過4個小時,整個過程需要在冰凍低溫接近0攝氏度的情況下完成。此後需要將遺體進一步降溫。工作人員使用-60℃的乾冰對遺體逐步降溫,最終將遺體保存在一個-40℃左右的冰棺當中。至此,遺體冰凍的初步流程完成。

接下來,杜虹的遺體會在冰凍狀態下被送到位於美國洛杉磯的Alcor總部(全球最大的冷凍人體研究機構之一)。遺體頭部將被分離保存在-196℃的液氮環境特殊容器中。

在此後的漫長歲月中,工作人員將按期添加液氮,保證杜虹的頭部長期保存。

按Alcor科學家的樂觀估計,50年後的科學技術也許就能讓杜虹解凍頭部、再造身體,也就是——復活。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圖為:揭秘人頭冷凍過程

在《三體》小說中,有一個叫雲天明的角色,取出大腦後通過冰凍技術保存,最終通過三體人的克隆技術成功復活。對 於雲天明的大腦被冰凍技術保存後的場景是這樣描述的:「在他們正中有一個工作檯,上面放著個一米左右高的不銹鋼圓柱形絕熱容器,剛剛密封,從容器中湧出的 超低溫液氦產生的白霧還沒有消散,由於低溫,那些霧緊貼著容器的外壁緩緩流下,流過工作檯的表面,像微型瀑布般淌下,在地板上方消失了。白霧中的容器看上 去似乎不像是塵世中的東西。」

仔細對比不難發現,這一情節跟《三體》中的描述驚人的重合,小說的情節竟然真的在現實中發生了!

杜虹是何許人也?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杜虹,重慶市知名兒童文學作家,今年5月30日去世,享年61歲。

她的很多作品如《春之神》《等客人》《中隊決議:不吃雪糕》等等收入了多種兒童文學選集和幼兒園、小學教材。

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不被大多數人知曉的身份——前不久獲得雨果獎的大熱科幻小說《三體》的編審之一。

為何要進行人腦冷凍?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GreatDaily

圖為:ALCOR總部

據杜虹的女兒張思遙介紹,治療期間,網上一則新聞引起了母親的興趣:一對泰國夫婦因無法挽救患腦瘤的女兒,把女兒送到美國一科研機構冷凍,期望未來科學發達時再將女兒解凍治療。

「母親當時曾半開玩笑的說,我也把身體冷凍起來吧。」

母親當時也許只是開了個玩笑,但女兒不這麼想。今年5月初,張思遙鄭重其事的把幫母親冰凍身體的想法告訴了丈夫魯辰。

「我當時聽到妻子說的話,真是驚呆了。」魯辰說,出於安撫妻子的情緒,他決定嘗試一下,沒想到真的在網上找到國內一家聲稱可以做人體冰凍的公司,他甚至還和負責人見了面。

對方告訴魯辰,這項研究已經停止了,況且,要完成人體冰凍至少需要上億元的資產。

「我們只是普通工薪階層,如果需要這麼高的費用,只能作罷。」結果讓魯辰有些灰心,但他沒有放棄。

通過幾名網絡志願者以及在美國的同學,他輾轉聯繫到了美國一個專門從事人體冰凍研究的科研機構——Alcor。 據悉,Alcor該基金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人體冷凍機構之一。全身冰凍需要花費200萬元人民幣,只冰凍頭部的話,需要75萬元人民幣。最後,在爭得母 親的同意之後,杜虹一家選擇了花費12萬美金(約75萬元人民幣)大腦冷凍。

據瞭解,杜虹目前是全國首例參與人體冷凍保存以期望「復活」的案例。即使在亞洲,也僅有今年2月份媒體報道的泰國小女孩冰凍頭部的案例,應屬於亞洲第二例。

人體冷凍術在哪做的?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據新京報報道,杜虹女兒張思遙與此次手術的志願者、中國農業科學院基因工程與細胞工程方向的博士生魏景亮介紹,杜虹的遺體是在中國運到美國後,再進行分體保存頭部。

張思遙介紹,杜虹是在北京做的手術。去世之前,她從潘家園腫瘤醫院轉到了北京一個臨終關懷醫院,在臨終關懷醫院去世,醫生宣布死亡,開始進行冷凍程序,然後拉到了一個殯儀館。

「手術是在殯儀館的屍體防腐間做的。」張思遙稱,找到願意提供場地做手術的醫院和殯儀館非常不容易。最開始,他 們幾乎準備在家裡完成。確定手術沒有觸碰現行法律後,他們找到了兩家「很正規」的醫院與殯儀館(這兩家機構均要求匿名)。此次手術所有的設備和藥品,都是 醫生從美國帶過來的。最初,因為害怕手術用藥過不了海關,中國也準備了大部分的設備,最終順利過關。

北京市殯葬管理處主任黃峭泉和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認為,如果是科研需要,本人和家屬都同意,從遺體上把人頭切下來目前應該不觸犯刑律。「但殯儀館肯定沒有條件做此類手術。如果由殯儀館出面找醫療機構做切頭,一旦家屬反悔,這些機構可能面臨法律風險。」黃峭泉認為。

人體如何運到美國?

張思遙稱,遺體從殯儀館到運出境,需要經過非常複雜的審批程序。

Alcor基金會委託了美國一家專門負責外國人遺體運輸的公司完成了這一過程。在手術完成後,該運輸公司負責了 出境全程,張思遙沒有再陪同。手術結束大概半個月後,接到了Alcor基金會的電話通知,稱杜虹遺體已經到達美國。 根據海關總署43號令,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進出境物品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限制進出境物品表》中,並未對遺體通報關作出特別說明。

曾在海關工作的關稅領域專家何曉兵告訴記者,個人運送遺體這種情況很特殊,在海關規定中並無特別說明。

此前,多部門出台的《屍體出入境和屍體處理的管理規定》明確規定,因醫學科研需要,由境內運出或者由境外運進屍體,應當按照國務院辦公廳轉發的《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暫行辦法》和衛生部、質檢總局《關於加強醫用特殊物品出入境衛生檢疫管理的通知》的規定,辦理相關審批手續。

何曉兵表示,美國法律對遺體進出境的規定可能就更複雜,因為與中國處於不同法律體系,涉及海關、質檢等多部門。

何曉兵說,此次事件比較罕見,從法理上說,是法無禁止皆可為,但具體如何執行可能尚無先例可循。

Alcor基金會行政助理馬吉·克萊瑪昨晚對新京報記者介紹稱,Alcor基金會是一家非盈利機構。「我們不會利用冷凍術掙錢。」她說,「只是通過會員的會費維持運營。」

在美國,對大腦或者人體實行冷凍術是合法的。Alcor基金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人體冷凍機構之一。目前有139例病人在阿爾科進行人體冰凍,其中60%為大腦冷凍。

克萊瑪表示,由於目前技術的限制,基金會只負責「冷凍」,不會負責「復活」,基金會只提供了一種「可能性」。

杜虹真的能復活嗎?

「我們相信,冷凍人體在科學水平達到一定的水準之後解凍,是一種希望。」

由於所學專業,魏景亮4年前開始關注對美國Alcor人體冰凍技術,據他介紹,近十年來該技術有了比較明顯的突破,因此近十年間參與並實施冰凍的人數比之前幾十年的總和還要多。

然而,據專家介紹,藉助此技術進行復活的難度很大,究竟50年後能否真的讓杜虹復活還事未知數。但杜虹曾對女兒女婿說,她不介意用自己的遺體做實驗,新興科技總要有人嘗試。

劉慈欣:我對她的選擇充滿敬意

沉睡在零下100多度的低溫裡50年了, 遺體冷凍後起死回生她向女兒說的『第一句話』竟是...

《三體》的作者劉慈欣對於杜虹的選擇表示尊重與敬意。「我是寫科幻小說。寫科幻小說的科幻邏輯,跟作為自然科學 的醫學邏輯,不是一回事。坦白說,雖然我不是生物學家或者醫學家,但是以我的知識,我認為,這個冷凍手術未來能將人『復活』,存在著巨大的技術障礙。況且 杜虹女士還只是冷凍了頭部。比如說,且不管冷凍對細胞深層結構的破壞,將來『復活』手術,對克隆技術也有相當高的要求。」

「但是不管怎樣,我對杜虹女士敢於這樣選擇,我是充滿敬意的。她能在自己的生命結束以後,還能用自己的『身體』去向科學的未來探索。這是很有勇氣的行為。」

劉慈欣表示,真誠希望50年以後人類的科學技術真的能達到那一步,同時也期待,50年以後她真的「復活」時自己可以可以活著見證那一幕。

人體冷凍是偽科學?

對於人體冷凍,也有人發出了不同的聲音。麥吉爾大學的神經學家和生物學助理教授Michael Hendricks就是其中之一。

他認為,復活或模擬是一種超越技術前景的可悲的虛假希望,而憑「人體冷凍」行業所提供的冷凍死亡組織,這是不可能的。

他在文章中寫道:「科學告訴我們,連接映射圖並不足以模擬,更別說複製一個神經系統,而要達成在矽片中長生不 老,還有更巨大的障礙。首先,複製一個人的思想需要什麼信息?其二,當前或可預見的冷凍方法能否保存必要信息、以及如何恢復這些信息?第三,也是直覺上最 困惑的是,你的模擬真的是「你」嗎?」

他同時也對那些利用失去親人的人們的希望心裡從中牟利的人表示了自己的憤怒與鄙視。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按個讚並分享出去!五十年後真的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