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devyn7799     2016-12-17     0     檢舉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一位叫楚格尼尼的塔斯馬尼亞女子,死於1876年,她是不是最後一位死去的純種原住民,人類學界一直有爭論。因為還有研究稱,塔斯馬尼亞島上的最後一位原住名,實際上死於1903年。因為當時的總督,為了搞人類學研究,擄了幾名原住民女子到袋鼠島。作為一個類別的人種,他們是在那裡最後消失的。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但無論如何,人們還是選擇了楚格尼尼的故事來傳唱。因為她的故事最曲折,最富戲劇性,到最後,甚至有幾分驚悚。

1803年,在英國殖民者到來之前,塔斯馬尼亞島上有大約1萬名土著人,分屬9個部族20個部落。他們之間的語言雖然相近,但總有些不同;他們在約定俗成的區域內各自生活,互不干擾。

直到白人的到來,打破了這種平衡,他們開始被殺、被驅逐、被奴役。當然,他們也殺白人,也偷他們的財產,燒他們的房屋。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楚格尼尼的父親是布魯尼島上的帕瓦拉族酋長。17歲那年,她的母親、叔叔、未婚夫和姐姐,不是被白人殖民者殺死,就是被搶去當奴隸。她自己,當著未婚夫的面,被強奸。

後來,她遇到了喬治‧羅賓遜。羅賓遜是總督亞瑟任命的調解官,專門處理英國人與原住民之間的矛盾。白人和當地人的沖突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持久,終於爆發了長達7年的「黑色戰爭」。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戰爭期間和戰爭之後,英國當局對土著人實施隔離定居政策,羅賓遜又成為這一政策的主要執行者。要把世代散居在塔斯馬尼亞島上不相往來的土著民,趕到統一的定居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他們對白人懷有仇恨。

為了達到目的,亞瑟總督頒布的獎勵政策包括:凡活捉了土著人,無論男女老幼,均有獎勵;凡勸說土著人自願遷入隔離定居區,無論多寡,均有獎勵。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土著人隔離定居區的主任委員,便是羅賓遜。因此,楚格尼尼常常陪著他去到各個部落和家庭,為他當翻譯。據說在她的幫助下,羅賓遜的工作卓有成效。就這樣,楚格尼尼和她的丈夫威廉·倫內,為羅賓遜工作了整整10年。

羅賓遜將自己與楚格尼尼的談話、活動、楚格尼尼及其丈夫所在部族的一切,都記了下來,成為後來研究塔斯馬尼亞土著的重要資料。

因為是羅賓遜的翻譯,她在白人圈十分有名。不少遠道而來的殖民者,和那些對異域風情特別著迷的藝術家,還專門去羅賓遜家見她,為她畫像。她成為被畫像、被塑像最多的塔斯馬尼亞女人。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到1832年,島上的土著居民從30年前的1萬,銳減到200人。1861年時,倖存的土著人只剩下了14個,全都在27歲至50歲之間。他們來自10個部落,有9名婦女,4對夫妻,包括楚格尼尼和他的丈夫倫內。但是塔斯馬尼亞婦女和他們的丈夫,似乎喪失了生育能力,多年沒能產下一個純粹血統的孩子。

由於土著人銳減,隔離區大大減少,羅賓遜也不再擔任調解官和管理者,而是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楚格尼尼和丈夫離開羅賓遜,回到隔離區。1869年,她的丈夫倫內去世,是最後一個純種的塔斯馬尼亞男人。他的屍體被解剖,用於人種學研究。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為羅賓遜工作的10年,讓楚格尼尼比別的塔斯馬尼亞人,更明白自己的命運。丈夫死後的遭遇,更令楚格尼尼十分害怕。她一再懇求前去看望她的殖民地當局,給她一個體面的葬禮,不要解剖她,也不要拿她去展覽,要把她燒掉,骨灰撒在她出生處的海灣。

1876年,楚格尼尼彌留之際,還在重復不要解剖我,不要展覽的請求。但是,歐洲人那時對人種學研究的興趣,正是高昂無比的時候。不但英國人,還有德國人和瑞士人、荷蘭人都認為,塔斯馬尼亞島上的土著人,是最值得研究的人種,何況這個人種已經滅絕了。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那時,科學家們想得到塔斯馬尼亞人的屍體,進行人種學研究。商人同樣想得到他們的屍體,進行商業化的展覽。買賣土著人的屍體,成了一門生意。所以楚格尼尼的願望,並未能實現。

她死後,先是被葬在一個廢棄的工廠旁。但是很快,英國皇家學會塔斯馬尼分會將她的屍體掘出。她的骨骼、皮膚和頭發,被採集下來送往不同的研究所。她的軀體,經處理後,放在塔斯馬尼亞州首府的霍巴特博物館展出,後來又在多家博物館巡展。

「我死後別解剖我、別展覽我」,這是「這個女人」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但她卻未能如願!!

直到1976年,楚格尼尼死亡將近100周年之後,她的屍體才被火化。骨灰如她所願,撒向大海。1997年,英國埃爾塞特的皇家阿爾伯特紀念博物館,將楚格尼尼的項鏈和手鐲歸還給了塔斯馬尼亞。2002年,存放在英國皇家外科學院的楚格尼尼的頭發和皮膚,也一併還了回去。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