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收養了小狗,小狗救了他全家,三叔去世後,小狗絕食隨他而去

Carlos     2016-12-16     469     檢舉
三叔收養了小狗,小狗救了他全家,三叔去世後,小狗絕食隨他而去

落日黃昏,三叔忙完地里的活兒,回家途中快到村口的時候,突然聽到「嗷嗚嗷嗚」的微弱叫聲,隨聲望去,竟然是一直小流浪狗。

這條小流浪狗大概三個月大,全身都是泥土,而且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隱約可看出是一條黑色的小狗,腿上還有些血跡,似乎受了傷。此時正有氣無力的趴在一棵樹下,淚眼汪汪望著三叔,低聲的哀叫著,似乎在尋求三叔的幫助。

三叔看到小流浪狗如此悽慘,心中有些不忍,嘆了口氣:「造孽啊,傷成這樣,這也是活生生的一條命啊,再不吃點東西,肯定得餓死啊!」於是三叔急忙上前,抱起了小狗匆忙往家裡走去。

小狗太小,餓成這樣,估計很久沒有進過事了。三叔不敢拿米飯給它吃,專門熬了一小鍋瘦肉粥,像照顧孫子一樣,拿著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給它吃,等它吃飽了,再給它洗了個澡,然後給受傷的腿上了點藥,還專門給它搭了個小窩,就這樣子悉心照顧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小狗才恢復了活力。

小狗對三叔非常親熱,蹦蹦跳跳地圍著三叔打轉,不停地搖著尾巴。而且老喜歡抬頭,用那雙清澈的眼睛,調皮的望著三叔。三叔啞然一笑,用手摸著小狗的頭柔聲道:「以後我就叫你小黑吧,你不用再流浪了,這裡就是你的家……」

三叔從此身邊多了一隻上串下跳的小狗,三叔在哪,小黑必然跟在他身旁。三叔到地里幹活兒,小黑就在一旁自玩自樂,一直到三叔回家;三叔休息時,小黑就會跑來咬他的褲腳,用身上的毛蹭他的鞋子,對著三叔滿地打滾兒……

小黑慢慢的長大了,曾經那個瘦的只剩皮包骨的小黑不見了,現在的小黑體型健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清澈裡帶有犀利,豎著兩個黑黑的耳朵,英姿颯爽。

有一天凌晨,三叔都睡著了,小黑卻是一反常態的從窗外跳進三叔的房間,不停地大聲叫喚著「汪汪汪」刺耳的叫聲吵醒了三叔一家,三叔那天特別累,怒氣沖沖的對著溜進來的小黑罵道:「狗崽子,大晚上不著覺還給我叫,你再叫我要打你了啊,滾出去!」

當晚停電了,不然三叔肯定能看到此刻小黑著急的眼神,小黑跑到三叔床前,對著三叔仍然大聲的叫喚著,三叔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抬腿就是一腳。

小黑被踹飛幾米遠,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嗷嗚嗷嗚」劇烈的疼痛,讓小黑低聲的哀叫起來,滿臉的焦急,痛了一會兒,小黑又爬起來對著老人「汪汪汪」叫了起來。

三叔這時候被氣的,直接掐住小黑脖子提了起來,打開房門,準備把小黑給丟出去,可當打開房門那一剎那,三叔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隱隱的從廚房飄來一股煙嗆的氣味。

三叔急忙放下小黑,沖向廚房,剛到門口,就看到裡面火已經很大了。「快來啊,著火了!」三叔急忙叫醒了家人,一家人費了好大勁兒終於把火滅了。

村裡的屋子,廚房一般都是獨立的,挨著睡覺的房屋,所以一旦著火,如果大家睡著了很難知道,而且農村廚房一般放了很多乾柴,如果一旦燒起來,那一家人很有可能葬送在大火之中。

三叔一家看著被燒毀的廚房,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也許是灶頭裡面的火星掉到乾柴上,大家都沒注意,慢慢燃了起來。

三叔立刻想到了小黑,一拍大腿說道:「哎呀,怪不得小黑這狗崽子一直叫,趕也趕不走,原來是來提醒我們的,沒有它,那我們都沒命啦!」家人感慨,沒想到一條不起眼的小狗,卻救了一家人的命啊!

這時候小黑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跑到了老人腳下,用毛蹭著老人拖鞋,調皮的在地上打滾,好像在撒嬌,似乎忘記了剛才三叔踢了它一腳。

經過這事後,三叔一家人對小黑更好了,覺得小黑很懂事,幾乎通了人性,就這樣在平淡的生活過了幾年。

直到那天早上,三叔打開房門,小黑竟然直接就竄了進來,死死的用爪子抱著老人的小腿,用頭不停的蹭著三叔的褲腳,低聲「嗷嗚嗷嗚」似乎哽咽著,抬頭望著三叔,眼裡竟然飽含淚水,清澈的雙眼布滿了鮮紅的血絲。

三叔有些慌亂了,低頭抱起了小黑,這一瞬間,小黑眼淚奪眶而出,侵濕了他衣袖,死死地抱著三叔手臂,腦袋埋進他懷裡,猶如一個小孩子一樣。

「狗崽子,這大清早哭什麼?」三叔疑惑的抱著小馨,不知道這一向通人性的小狗今天到底怎麼了,突然間,老人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瞬間暗淡下來,滄桑的臉上露出了一副釋然。

「生老病死,這是正常的事啊,唉,可惜以後我就不能陪伴你咯!」老人嘆了口氣,用手抹去小黑的眼淚,一臉慈祥的對它說道。

「嗚嗚嗚」小黑似乎更加絕望傷心了,淚眼朦朧,滿是不舍。

這天,三叔和家人聊了好多,把自己從小到老的經過又回憶了一遍,一直到黃昏,三叔才坐到門口,抱著小黑,一臉的平靜地望著遠方,小黑一直把頭埋在三叔懷裡,戀戀不捨,一人一貓,在夕陽下被拉出長長的影子……

三叔第二天就走了,安詳地離開了人世。在三叔家人料理完他的後事時,小黑一直蹲坐在外面,睜睜的看著堂屋方向,幾個小時都紋絲不動,曾經那個調皮可愛的小狗,再也不見了。

等三叔下葬後,三叔家人才想起了小黑,不過此時的小黑竟然瘦了一圈,他們急忙拿來食物,可小黑置之不理,就那樣子呆呆的蹲坐著,目露哀傷。大家都急壞了,換了各種吃的,甚至還帶去看了獸醫,但是小黑怎樣都不肯吃東西。

看著粒米不沾滴水不進的小黑,日漸消瘦下去,三叔家人都非常難過,大家都明白都是三叔走了的緣故啊。

就這樣過了一周,那日晚上,小黑竟發出了嘶啞的叫喚聲,聲音極其哀傷,透人心靈。第二天早上三叔家人發現小黑不見了,後來在三叔墳前找到了它,它安詳的趴在墳墓旁邊,那隻剩皮包骨的身體早已經冰涼,緊閉的雙眼布滿了血絲,只是嘴角似乎露出了一絲微笑……

也許小黑為自己又能與三叔相見而高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