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與已有未婚夫的女子偷情,身邊朋友都知道這件事,只有新郎不知道;婚禮上,在知情人的注視下,他……

ChunXiaoXi     2016-12-16     1646     檢舉

「能叫你看出城府深的人,城府都不會太深。城府真正深的人,你是看不出來的。」

類似的話可能很多人都聽過,但聽過也只是聽過而已,除了老江湖之外,多數人是沒法真正體會到城府深之人的可怕的。

真正深的城府,不在於叫人捉摸不定的面癱臉,也不在於算無遺策的計謀。面癱臉只適用於賭博,不適用於生活,因為容易讓周圍的人天然產生警覺感;計謀這種東西永遠存在風險,誰也不能保證次次成功,也許哪次失敗,那就徹底身敗名裂了。

而城府真正深的人,是讓不信任自己的人信任自己,讓原本信任自己的人更加信任自己,從而以後辦任何事情都遊刃有餘。這種城府甚至可以滲進性格里,變成同呼吸一般的存在,永遠不至於穿幫。

多說理論無益,舉個小例子吧。

男生A和女生B是普通同學兼朋友關係,但彼此都對對方還有些好感。B有一個訂了婚的男朋友。在兩人結婚之前近半年時間,因為工作調動原因,二人暫時分居。分居這段時間裡,A經常有事沒事來找B玩,二人於是順理成章地發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A和B以前的同學朋友們很快都知道了這事。然而這也見怪不怪,大家只是在背後議論紛紛,B的未婚夫依舊蒙在鼓裡什麼也不知道。A和B兩人心裡都很清楚,只是玩玩而已,正常生活是不能受到影響的。

於是二人婚禮如期舉行。

A和同學朋友一起來參加B的婚宴。宴席中,什麼也不知道的新郎正由B陪著挨桌敬酒,在快敬到A這桌的時候。所有人都抱著一種看笑話的興災樂禍式的心態,準備看A怎麼接下新郎這一杯。

那麼問題來了:

A知道新郎不知道,知道身邊所有人都知道。試問一向城府極深的A要怎麼表現才好?

如果你們以為,答案是A嬉皮笑臉,假裝同新郎稱兄道弟,大聲祝福這對新人百年好合,一切皆大歡喜的話,那就錯了。

因為A的目的,不是要瞞住新郎。瞞住新郎這件事,B自然會替他做好。只要周圍的看客不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傻逼的話,沒有人會特意跑去新郎那把這事捅出來。

所以新郎根本不會知道。

A的目的,在於得到所有人的信任。

如果A堆出一臉假笑,同新郎把酒言歡稱兄道弟的話,新郎確實不會疑惑什麼了,但周圍的人會怎麼想呢?

周圍的人會想,臥槽,這小子這麼能裝,那萬一他以後搞我老婆,我豈不是頭頂一座草原在奔跑,卻依舊什麼也不知道?

甚至就連B也會想,臥槽,你這麼能裝,實在太可怕,萬一以後騙老娘錢可如何是好?

不要低估人的自我防禦機制。一旦他們覺得A是個很可怕很能裝的人,不值得信任,自然就會遠離他了。

而A作為聰明人,當然不想這樣。聰明人知道,做人要扮豬吃老虎,這年頭拼的就是人際關係,什麼東西也比不上人家的信任重要。

所以,正確答案是,A僅僅只會拿起酒杯,祝一聲百年好合。既不故意刷存在感,也不會語無倫次手發抖。但他又不能表現得太過自然。碰杯的時候,眼皮要低垂不正視新郎,耳朵根略微發紅表示不好意思,語調略微有些不自然,必要時結巴一個字。

只要掌握好這個度,一切就順理成章了。全然不知情的新郎,壓根不會多想,只會本能覺得面前這人不善交際,或者喝得有點多。周圍同學群眾,彼此會心一笑,心說這小子還是不夠聰明,裝得不像。當初搞上B說不定還是真愛作祟,一時糊塗罷了,本質上還是一個做了虧心事會過意不去的老好人啊!

皆大歡喜。

看了這個例子之後,諸位體會到城府之深者的可怕之處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