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melody     2016-12-14     66     檢舉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酸酸們應該已經聽過駭人聽聞的「植松聖事件」。26日,他闖入神奈川一間殘障人士照護中心,持刀隨機殺人,造成19死26人傷,其中20人生命垂危。但......不只是植松聖,日本其實一直有所謂「照護殺人」的問題,是指那些照顧著無行為能力親人的家屬,到最後終於受不了,親手殺了原本自己照顧著的老人家......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這樣的悲劇越來越多,但先前始終沒有正式統計。於是日本電視臺NHK決定:我們來做個專題吧。在半年來的努力奔走下,他們采訪到了11位案件當事人......這里先刊出了幾個案例,和大家分享。

「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要勒死他。」

說這話的是位匿名的70歲老婆婆,原本她和先生已經結婚40餘載,育有一兒一女的生活相當平穩......直到先生得了失智癥,一切都回不去了。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回神的時候,先生已經一動也不動了。即使是警察和檢察官再怎麼問,我真的想不起來,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勒死了他。但是,我已經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有種太好了、鬆了一口氣的感覺ーー我絕對不要再回到那樣的地獄里了,我想沒體驗過的人,大概無法明白吧。」

婆婆說,她記得某天丈夫突然摔倒,抱著腳痛得大叫。她心想:這樣會給鄰居添麻煩的。於是急忙把丈夫扶起來,給了平日的安眠藥,希望能安撫丈夫。

「睡著了啊。」

再之後的記憶,就是自己手拿著毛巾,丈夫已經死去的樣子了。「他太可憐了......原本健健康康的一個人變成這樣,他自己心裡應該也痛苦。反正也活了這麼久了,應該也活夠了吧。我真是沒有精力來照顧他了......」

Advertisement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自從丈夫因腦梗塞而失智癥病發後,便完全沒有生活能力。婆婆一天要扶他去20次廁所、晚上一次最多只能睡兩小時就得起來查看,甚至因為丈夫已經不記得自己,幫他換褲子時,如果動作太慢還會被打罵。

「我從沒安穩睡過一次覺。即使是晚上,丈夫依然不停大叫。24小時打開電視,盯著電視一動不動的看.......從眼睛裡面已經看不出他還是個活人了。我也想過要自殺,但是我死了後,兒子和女兒怎麼辦呢?我不忍心。」

唯一能從看護生活中脫離的,是一周3次、每次6小時請養老院代為照顧先生。「一直在家的話我會瘋掉的。一邊想著這樣的日子何時才會結束,一邊拿著手機發呆。越是想到又要回到那種地獄般的生活,我越不想回家......我不後悔。我知道我不該那樣,但是,我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那已經不是我媽了,是披著我媽的皮的怪物。」

受訪者是一位60歲的低收入戶,姑且稱為A吧。A的弟弟用電線勒死了患有失智癥的母親,這幾年來,母親每天發出聽不懂的咆嘯、不斷亂敲東西,A和弟弟的體力都瀕臨極限,每晚都睡不了覺。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終於有一天,A的弟弟按耐不住,毆打了失控的母親。母親因此老實了下來,雖然只持續了短短一段時間,但施以暴力,已經變成A弟強行讓母親安靜的手段。

「我弟當時直接目睹媽媽最不堪入目的一面。」據說,根據法庭紀錄,弟弟是因為看見媽媽穿著沾滿大便的衣服從廁所走出來,忽然有個強烈的想法:「最痛苦的是母親啊......已經變成怪物了。」

A說,「判決書上雖然說是因為看護累了而殺人,但我覺得那是精神方面已經被逼到極限了。我也已經快撐不住了,所以,如果當初我是自己一個人照顧母親,沒把失業的弟弟叫來的話,說不定我就是那個弒母的人。是我的錯啊。」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自白: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

NHK的小組原本以為,「看護殺人」多半是由於持續數年的看護工作,才會把人逼到走投無路。但調查的結果卻是:在時間明確的77起案件中,一半以上都是「開始看護3年內」就發生殺人事件。情況明確的67起案件中,也有超過四分之三不是由親人單獨照顧,而是有療養院協助。

日本現在全國有550萬人以上的「看護者」在照顧親屬,以高齡化來說,臺灣很快也要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最困難的是......到時候我們該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