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melody     2016-12-11     34     檢舉

《哆啦A夢》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小時候常常守在電視機前面,就是為了短暫的快樂時光,連主題曲都朗朗上口。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香港網路專欄作家藍橘子,於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生日的前一天,在粉絲專頁PO出改編小說,

以大雄的死亡為開場,震撼標題【我是技安,今天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引發諸多網友好奇,

加上藍橘子扣人心弦的文筆,讓這系列改編小說光是第一集就破50萬分享。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內容以已滿30歲的胖虎(技安)為主角,有天接獲大雄因車禍死亡的消息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到了大雄的葬禮之後,發現小夫(阿福)理所當然的變成了瞧不起窮人的有錢階級,

意外的是,靜香(靜兒)居然因為虛榮心的驅使,嫁給了家財萬貫的小夫(阿福)?!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大概是這樣的概念

(小夫長這樣不合法吧?!)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因為哆啦A夢一直沒有出現,胖虎(技安)決定前往大雄的房間尋找,意外發現大雄在出事前曾使用過時光機,

認為大雄可能沒死,於是決定踏上時光機,心中想著:「說不定能救回大雄!」,回到過去找尋好友!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為什麼會想要以《哆啦A夢》為主題來撰寫改編小說呢?

藍橘子表示:「因為這個故事主要講述人的成長與友誼,

哆啦A夢這個故事所有主角都不會出賣對方、不會絕交、也不會長大。所以最適合講述這兩個主題。」

《哆啦A夢》超震撼劇情神展開!大雄死了、靜香居然嫁給他?

而談到為什麼選擇胖虎(技安)為主角,藍橘子的回答是:「選擇技安是因為他性格很率直,雖然欺負大雄,

但很疼他的妹妹,怕母親,愛唱歌就不停唱…加上,技安是最能表達到這故事的主旨,

若換成大雄或哆啦A夢,只會變成圍繞兩人的故事。靜兒和阿福也達不到現在的效果。

(另外,他是唯一一個凸肚臍的角色,主角非他不可)」

凸肚臍的解釋也太可愛了吧XDD

這系列改編小說目前已經出到第五集

預計於週六出最後兩集之後完結,

喜歡的朋友可別忘記追蹤藍橘子的粉絲專頁哦!

文章來源:藍橘子

 

第一章

「請問你的名字是?」穿著全黑套裝長裙的女生有禮地問。
「我叫技安…是大雄的朋友。」我聳聳肩膀,整理有點窄的西裝說。
「好,請進。」

我叫技安,今年已經三十歲了。今日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

「大雄先生遇上交通意外死了。」三日前,我接到一通電話告知大雄的死訊。是警察吧?!對方沒有報上名來,是把陌生的聲線。

多啦A夢怎麼不救他?我正想詢問時,對方就掛斷電話了。直至剛才踏進靈堂,看見大雄的黑白照片時,我才相信這不是惡作劇。

場內的人比我想像中多,在禮儀師的引導下,各人依親疏次序上前給大雄焚香。儀式完畢後,我四處張望尋找熟悉的臉孔。

第一個找到的,是阿福。

雖然我不懂牌子,但相比我那套從父親借來的舊西裝,阿福身上穿著的西裝剪裁比我漂亮得多,不難看出是名牌貨。

「好久不見了,阿福。」我。

「想起來也有二十年了~」阿福。

看見阿福,我慣性地想掄起拳頭,搥打他的頭,但意識到這是很不禮貌的事,所以制止了想法。加上多年沒見的阿福,就像身處在不同空間的生物般陌生。

小學畢業後,我跟阿福就沒有再見面了。

多年來我一直在母親的雜貨店工作,阿福一次也沒有出現過。我並沒有怪責他,因為長大後我理解到,這社會是以金錢的多寡來分辨階級的。

我跟阿福,從一開始就處於不同的階級上。

以前從他手上搶來的漫畫,弄壞的模型和遊戲機…

只不過是他零用錢的一小部分。對現在的他來說,更不值一談。

說起來,以前總是黏在一起的伴侶中,只有大雄一個經常來雜貨店探我。跟我分享他工作面試的慘況,儘管我每次都取笑他。有時,大雄會在便利店買個飯盒再來找我。

「面試又失敗了?」看著他落漠的身影,我問。

「嗯…慘不忍睹。」大雄。

「你真沒用!」我嘲笑他。

有一次,我趁他上廁所時把他的飯盒扒光。那次之後,大雄總會買兩個飯盒,我在雜貨店拿兩支波子汽水。

接著,我們會在以前常常玩耍的空地,坐在那幾條橫放的大水管上享用晚餐。

以前我視大雄為欺負對象,以弄哭他為樂。長大後,我也常常嘲笑他。

如今大雄死了,我才發現自己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阿福與我聊了好一陣子,他是個口甜舌滑的傢伙,口裡盡說些好話,但他看著我的眼神…

是那種有錢階級面對窮人時的鄙夷眼神。

「喔!對了~跟你介紹我的妻子,你們也好久沒見面了。」阿福突然將我拉扯到一旁。

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正與小學同學出木杉聊得興起,她看見我跟阿福走近而止住了對話。

「靜兒?!」我難以置信地看著阿福:「你、你的妻子?」

「嘿嘿嘿。」阿福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靜兒也尷尬的笑著。

靜兒是個可怕的女人,在小學期間,我是學校的「小霸王」。靜兒曾暗中要我幫助她擺平幾個找她麻煩的女同學,報酬是當我一星期的女朋友。後來,她又看上了出木杉讀書方面的才能,搭上他的作用是幫她考試作弊。

至於報酬是什麼呢?我就不得而知了。

本來靜兒對大雄有點意思,所以不管大雄怎樣熱烈追求,她也沒有正面拒絕。畢竟他擁有幾乎萬能的多啦A夢,但在某次跟大夥兒到未來世界冒險之後,她似乎想通了…

在未來世界,多啦A夢只是一隻隨處可見的機械僕人,每個家庭都能擁有一個。但唯獨擁有金錢,才能買到其他人不能擁有的東西,不管在古代、現代或者未來,這是不變的法則。

在虛榮心驅使之下,她選擇了阿福。

「對了,多啦A夢呢?」靜兒問。

「我也一直找不著他。」我四處張望。

此時,阿福看看錶:「別管這些了,我們還要趕飛機去美國,那邊有很重要的會議。」說畢,他就牽著靜兒離開了,門外有一輛高貴的房車正等著他。

根據傳統,遺體會在即日火化,我一直待到所有儀式結束,大雄的家人邀請我到他的家作客。

「我…可以進大雄的房間嗎?」到達大雄家後,我提出這樣的要求。

「當然可以。」

我走進大雄的房間,還是沒看見多啦A夢的蹤影。房間的裝潢一點也沒變,只是牆上掛著一套皺巴巴的西裝,桌上多了幾本類似求職指南的書,僅此而已。

我打開書桌的抽屜,裡面有擱置著的時光機,還有歪歪曲曲的時光隧道。

「說不定能救回大雄」因為腦海蹦出這個想法,回過神來我已跳上時光機,時光機上的螢幕顯示,上一次使用是在三天前,也就是大雄出意外的那天,使用者:野比大雄…

難道大雄沒死?只是坐時光機去了其他地方?

我深呼吸一口氣,按下『返回上一次目的地』的按鈕,時光機瞬間運作起來,四周景色以高速往後退,最後一切被白光淹沒。

 

第二章

很久沒坐上這狹小的時光機了,有幾次跟大夥兒冒險我還差點被拋出去。

如今,時光機變得空蕩蕩,只剩我一個。

人長大後,就會變得害怕看到未來,怕現在付出的努力徒勞無功。

又因為大家都在「現在」中拚命,忘卻了「過去」重要的人和事。

某次,我在雜貨店裡工作,大雄邀請我一起坐時光機,但被我拒絕了。

「不如去三十年後的未來世界看看吧?」他把吃完的飯盒置在一旁。

「不要…」單是想到三十年後的自己,還窩在雜貨店內就令人感到沮喪。

「那不如回到過去吧?」

「回去幹嗎?」

「我想回去看看,我們四個好朋友,變得像陌生人一樣的原因。」

「蠢材。」我。

淹沒一切的白光逐漸暗淡下來,恢復原來的時光隧道…

我跳進時光隧道的出口,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

不難猜想,這裡是空地上的大水管內。每次大雄被欺負都會躲進這裡抽泣,還會把零分的考試卷藏在這裡。

正當我想爬出去時,發現內壁有人用石塊刻上歪歪斜斜的字。

『我忘記帶紙和筆了…』單看第一句確定是大雄的手筆了。

『時間無多,我必須長話短說,來看這個訊息的是技安吧?我早就料到了,因為所有人中,只有你一個沒有變。

由始至終,你還是最疼惜你的妹妹,因為孝順父母,你甘願承繼雜貨店,畢業後解散了棒球隊,也放棄了甲子園的夢想。雖然你總是欺負我,但每次被外來人欺負,你總是捲起手袖幫我出頭。

打電話給你的不是警察,我用了變聲的法寶…

因為我很想親自告知你們這個消息。

感謝你來參加我的葬禮,你是想來救我,才坐上時光機的吧?但是多啦A夢說過,改變歷史會觸犯未來世界的法律。所以我的死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我把多啦A夢關掉,藏在某個安全的地方了,不然他一定會不顧一切救我。

你一定很好奇,為何我會知道自己的死期。

我有一個重要的工作面試,所以我偷偷拿了多啦A夢的法寶,一個可以看到「一日後的自己」的眼鏡。

就算知道自己會失敗,沮喪總比整晚憂心忡忡好…

我戴著它出門,看著面前出現縮起肩膀,呼吸急促的自己,穿起西裝趕到面試場地,實在有點可笑。

而然,就在趕過去的途中,我遇上車禍了,知道自己隔天就會死,心情竟意想不到的平靜。

至少,我比其他人回想人生的時間更長嘛,哈哈。

記得有一次在學校的操場上,我們都聽到有小鳥的叫聲。但怎樣也找不著聲音的來源。

過了好一陣子,小鳥的叫還聲在持續,但已經沒有人理會了。當時我想到的是,若我在向人求救,但旁人完全不給予理會,一定會很難過。

於是,我半夜跑回學校去救小鳥。人們總是這樣,尋求協助的聲音時時刻刻都在身邊響起,但習慣了,覺得與自己無關就不去理會。

我在操場旁的樹上找到受傷的小鳥,不過我用盡方法也沒法爬上去,一直到天亮同學們陸續回到學校。我偷偷找了靜兒來幫忙,她是個爬樹好手,只是女兒身的關係一直沒有展露出來。

不過她爬到一半,你跟阿福出現了,還笑我想偷看她的內褲才叫她爬樹,害她惱了我很久。

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真的很快樂。

所以,我想在臨死前幫助你們每一個人。

即使現實不能夠改變,但人的本質可以。就像我的曾曾孫小雄為了令我變得堅強,派多啦A夢來幫助我。由於時間無多,所以想請你協助我一下,請依照我的吩咐去做。

到了適當的時候,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大雄字』

我看了大雄寫的指令,然後從水管中爬出。

「咦?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大雄說現實無法改變,否則會觸犯未來的法律…

若大雄在車禍中喪生是事實,那麼為何會有曾曾孫派多啦A夢來這裡?!

派多啦A夢來的人是誰?!

正在我呆愣著的時候,因身後傳來的叫囂聲而回過神來。我望過去,幾個小孩子在空地上玩耍,其中一個身材矮小的小孩,被其他人拿著樹枝揮打而瑟縮在地上。

我記起剛才大雄的給我的指令。

『幫助阿福』

阿福因為父親是集團總裁,要經常到各地工作,阿福亦因此經常轉校,由於經常被欺負,對他造成了很大的陰影。

看見眼前抱著頭,被打得躺在地上的阿福,我只好捲起衣袖走過去。

「喂!停手!」我大聲一喝,所有小孩都看過來。

「怎麼了大叔?」其中一個小孩擺出臭臉:「關你屁事?」

我鼻孔噴了一口氣,展開雙臂咧起嘴巴向小孩們大吼。

如我所料,小孩被我龐大的身軀嚇壞了,紛紛丟下樹枝逃跑。

小孩離開後,我扶起阿福,他擦拭眼角的淚水,笑了起來。

「大叔你真厲害,一吼就把他們嚇跑了。」小孩時的阿福已練出一身馬屁的功夫。

「你為什麼不還擊?」

「不如大叔你幫我報仇吧?我可以叫爸爸給你錢!」

我嘆了口氣:「你知道同學們為什麼討厭你嗎?」

「我長得矮小?」

「不。」

「我是轉校生?」

「不。」

阿福靜了下來。

「世上雖然有很多有錢人,但是…人們通常都討厭錢。」

「怎麼可能?大家都對我爸爸低聲下氣!」

「沒錯,有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但是…」我說到一半,阿福打斷了我的話。

「我知道大叔你想說什麼,你想就健康、幸福、朋友之類吧?!有錢就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科學家研究有錢的家庭會比較快樂,有錢人有很多自由時間,認識的朋友自然也比較多,大叔你錯了!」

老實說,我恨不得一拳揍在阿福的臉上。

但是隨便打小孩是犯法的,所以我沒這樣做。

「你錯了!」我說。「有錢的確可以買到愛情,所以人們才會追求有錢也買不到的愛情。朋友也是一樣,就算你交了很多朋友,你也會希望有一個即使你沒錢,也願意跟你打混的朋友。」

阿福皺起眉頭問:「如果我沒錢,會有人願意跟我做朋友嗎?」

「會的,相信我。」

我撇下在原地發愕的阿福,跑回時光隧道內。我坐上時光機,跟隨大雄的指令到達下一個地方。

靜兒的浴室…

幸好浴室空無一人,沒人發現我。從放在洗衣籃的衣物來看,我來到靜兒的孩童時代吧。

我看見門上有人用化妝品寫了一堆歪斜的字,我快速掃視了一遍。

『我還沒找到紙和筆…』

最後,視線停留在最底的字上…

『如有必要,揍靜兒的家人一頓!』

 

第三章

=====

我先把浴室的門鎖好,免得有人突然闖進來,不管怎樣辯解,也鐵定會被誤認是偷窺狂吧。

我看著門後大雄留下的訊息,這次的字比之前的更加難看。

大雄啊大雄~多啦A夢不是有錄音之類的法寶嗎?我嘆了口氣,瞇起眼凝望著…

『接下來的事非你不可,因為我沒有這個膽量…

記得嗎?有一年,我們學校有一個鄰班的同學因為受不住讀書壓力而自殺了。那個時候,幾乎每天都有記者在學校門守候,拉同學們到一旁採訪。

你認為這是一夜成名的機會,所以帶著麥克風和音響,在鏡頭面前唱『技安之歌』,結果麥克風被老師沒收,但成功地把記者趕走了。』

「你這個大雄…」門後的字突然抖了起來,他一定是回想起以前的事在取笑我吧?!

『最後,學校受不住媒體的壓力而減少功課和取消學期測驗,所有同學都興高歡烈地歡呼。雖然我能避免因考零分受到責備,但是…有同學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我們竟然為這件事而喝采,這樣真的好嗎?

那同學一定是找不到傾訴對象,覺得無法改變現狀才放棄自己性命的。

而社會因為有學生自殺,大家才關注小孩太大壓力的問題…為什麼要這樣呢?

靜兒長大後,不單與我們的關係疏遠了,聊天時也只剩下與金錢有關的話題,最近認識了哪家公司老闆兒子,有人邀請她當明星,會賺很多錢等等…

大家往往只會看事情的結果,成功與失敗,而忽略了努力的過程。

結果…就變成因害怕失敗而什麼都做不成。

我曾熱烈追求過她,但有一次她跟我說:「不要再接近我了,我不想被誤會跟什麼人在一起…」然後就坐上一部名貴跑車離去了。

我不能改變世界的運作方式。

但希望能改變人們的心態…

我想你幫幫靜兒,

如有必要,揍靜兒的家人一頓!』

我深呼吸一口氣,在腦海中擬定戰略。

幫靜兒!跑回浴室!跳進時光隧道!逃跑!

本來我是打算一股作氣大吼著衝出去的,但當我打開門衝出去時,立即被眼前的光景嚇到了。

靜兒腰板直挺挺的坐在鋼琴前,她母親表情嚴厲,手上拿著一根長長的棒子。靜兒專注地彈著鋼琴,突然,母親舉起棒子揮打在靜兒正在彈琴的手指上。她立刻痛得大叫,摸著被打的手哭起來。

「不准哭!繼續!」母親嚴厲斥責。

靜兒擦掉臉上的眼淚,不斷顫抖的雙手再次放在琴鍵上,手指被打得腫紅起來,根本無法準確地彈出正確的音調。

「妳一定要變得比其他人優秀!才能成為有錢人的妻子!知道嗎?!不准哭!」母親把靜兒當成死物般瘋狂揮打。

我見狀立即衝出去制止,靜兒的母親看見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家裡感覺訝異。

「你是誰?」靜兒母親。

「靜兒的同學!」

「什麼?!」

我因為太急切脫口而出,才記起自己是三十歲的大叔,而靜兒只是個十歲不到的小孩…

「你是靜兒的老師吧…?你知道擅闖民居我可以報警的。」母親從頭到腳掃視我一遍後皺著眉,捂住鼻子。

「我知道!但妳為什麼要打她!」我用盡全身的氣力大吼。

「你懂什麼啊?女人的生存意義,就是找個有錢的丈夫,接下來的生活就無憂了。」

「女人也可以靠自己生活吧?!」

「哈?你是學校的老師,該知道有個學生叫技安吧?!他的母親就是因為守著雜貨店,丈夫才會跟她離婚,她註定要窮一輩子了…」

「……」

「怎樣?沒話說了吧?!」

「……」

「我跟你說,女人的身體就是武器,所以我才不斷再婚,尋找更值得投資的男人。」

「……」

原來靜兒的母親一直給她灌輸這種思想,難怪靜兒會變成這樣。所以她明明自己喜歡也不敢拉小提琴、不敢爬樹、不敢打電動、不敢參加運動會…

「你幹嗎一直低著頭?!說起來,你的樣子有點像…」靜兒母親把臉湊前來。

「不准妳說我母親的壞話啊!」我把體內的怒火集中在拳頭上,一拳砸在她的臉上。

她整個人被揍飛出去,撞破玻璃茶几跌坐在地上。

「啊啊啊啊!我的臉!」她大駭摸著自己腫起一大塊的臉。

「不要再練這種東西了!」我走向靜兒的鋼琴,像大猩猩般舉起雙拳重重砸下,鋼琴發出快要報銷的重低音調,靜兒嚇得躲在鋼琴椅子下。

「我就算是凸肚臍,就算一直窩在雜貨店,也能自豪地活下去啊!因為…」我走到靜兒母親面前。

「那都是母親留給我的!」

我蹲在地上,望著靜兒:「過妳喜歡的生活吧,不過…若然妳還是比較喜歡錢的話,我就沒話說了…」

說畢,我便走回浴室,跳進時光隧道離開靜兒的家。冷靜過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闖禍了。

我大口喘著氣,設定時光機的到下一個目的地。

這次,當我跳出時光隧道時,心裡祈求這次大雄不要給我太刁鑽的任務。

怒吼嚇跑一群屁小孩,毆打別人母親還破壞別人的家…

我實在不太適合幫助人呢。

這次的目的地是在室外,當我環視四周才察覺自己位於高處。站立點也凹凸不平,我害怕得馬上坐下來,穩定身子後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間房子的屋頂…

大雄家的屋頂…

「嗨,技安,你果然來了。」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我回頭一看。

是大雄,他懶懶地坐在屋頂上。

「大雄!你…」我正想把腦裡的疑問拋出來,卻被大雄打斷了。

「等我一下。」大雄頭頂戴著竹青蜒一躍,輕輕降落在他家的玄門前。

他的母親剛好買菜回家,看見突然出現的大雄嚇了一跳。

大雄上前緊緊抱著她,淡淡然說:「母親,對不起。」

大雄母親感到疑惑。

儘管三十歲的大雄像孩子般擁著她,她還是輕輕一笑:「傻瓜。」然後摸著大雄的頭。

第四章

我坐在屋頂上看著,大雄跟他母親兩人都抱得很用力,彼此都沒有鬆開手的意思,時間彷彿凝固了般,大雄母親好像知道那是最後一次擁抱,一直摸著他的頭。

大雄不可能會告訴他母親事實的真相…

或許作為一個母親,每次都很珍惜跟兒子相處的時間吧。

接著,大雄跟母親說了一番話,我在屋頂上聽不清對話內容。大雄說完之後,他母親點了點頭,然後搭著大雄肩膀走進屋內。

半晌,窗戶傳來「咔勒」敝開的聲響。

大雄的身影冒出,降落在我身旁坐了下來,他換了一套整齊西裝。那是去工作面試的西裝。

我腦海有無數疑問,卻久久無法開口。我跟大雄並肩坐在屋頂上,不知過了多久,他打破了沉默。

「謝謝你。」大雄。

「呃?」我未能意會他的意思。

「你出現在這裡,也就是說我交託的事你都辦妥了。」

「我真的揍了靜兒的母親一頓…」我長嘆一口氣。

「哈,我就知道~」

大雄雙手包著膝蓋,把頭裁了進去。

「對不起呢。」他頓了頓:「多啦A夢從未來世界來到我家時,他告訴我你的妹妹會是我未來的妻子。我竟為了這件事而哭了一整天,但其實她很善良,畫的少女漫畫也很棒,將來一定會是個好妻子。」

「別說這些了,我有事想要問你…」

大雄再次打斷我的話:「我們一起笑過,也一起哭過。當時的我,從沒想過要成為有錢人或者成功人士,也沒想過為了將來要失去什麼,因為我覺得…」

大雄哽咽:「我們不是為了達到任何目的而在一起,而是單純想在一起才四處冒險。」

「大雄…」

「根據現實,天亮之後我就要去死了。」

「等一下…」

「我要被大貨車撞死呢,應該會痛到慘叫吧。」

「喂喂!」

「技安,我…」

大雄抬起頭看著我,淚流滿面:「我好害怕啊!」

「……」大雄啊,你果然不是逞強的材料。他哭慘了的臉,彷彿跟以前常哭哭啼啼的他重疊在一起。

我用力地擁著他,感覺到他的身體不斷顫抖,星空因不斷湧出的淚水而扭曲,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坐著不停擦眼淚。

不知不覺間,天亮了…

原來,一旦知道什麼時候是終結,就算給多少時間也會覺得不夠。

人總是在倒數的時間中才會學懂珍惜。

「技安,我可以請求你最後一件事嗎?」晨光照亮了大雄的臉。

我點點頭。

「再唱一次『技安之歌』吧。」

我深呼吸一口氣,站起來伸展筋骨。空氣還有點冷,被溫暖的陽光包裹著身體很舒服,我決定要放盡喉嚨把歌唱完。

「我是技安,我是孩子王,天下無敵的~男子漢喲 !大雄、阿福都不夠看!打架、運動樣樣行,唱歌也很棒,有事就找我吧!」

以前我會用拳頭威脅所有人來聽我唱歌。

如今聽眾只剩下大雄一個。

其他人呢?已不是用拳頭就能威脅來了…

當我把歌唱完後,才察覺到大雄手上拿著手提電話,還安裝了多啦A夢的變聲法寶。

「你是誰?!竟敢對我惡作劇?!」電話裡傳出吼叫聲…

那是我的聲音…

記得大雄出車禍那天,我的確收到一個惡作劇電話…

「技安,我們走吧~」大雄把電話收起來,敲一敲頭頂上的竹青蜓啟動它。

飛到半空,大雄把一個竹青蜓丟給我,我慌忙戴上緊隨著他。大雄在大廈中穿越,飛行速度很快,感覺像為了逃避我的疑問。

轉眼間,我們來到商業區,這裡的人熙來攘往,馬路塞滿行駛中的車輛,大雄回頭望向我。

大雄:「再見了,技安。謝謝我們的相遇。」

說畢,大雄掏出一把手槍向我發射,他的射擊技術一向很好,形狀古怪的子彈不偏不倚射中我的胸口。

這是多啦A寶的法寶,被擊中後我的身體霍然澎漲得像個氣球一樣,還不受控地不斷向上升,連竹青蜓也阻止不了。大雄這樣做是不想我飛過去救他吧?!

大雄向我揮揮手道別後降落在馬路旁,他一邊看著手錶,一邊拿出電話,應該是向我們各人「宣告」他在交通意外中喪身,也就是我當日接到疑似警察的電話。

「大雄!大雄!」我想引起途人注意將大雄救走,但一聲巨響把我的聲音遮蓋住。

『碰!』儘管我離地面很遠,但撞擊聲音依然令人毛骨悚然。

大雄被一輛從彎角轉出來的貨車撞倒,大雄當時站在行人路,但貨車車身晃了幾下,大概是失控所以撞上行人路。

車禍中只有大雄一個被撞倒,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途人們發出了驚呼聲。

我愈飄愈高,幾乎看不清地面的景象…

「技安~」突然,身後有人拉扯著我的衣角。

我回頭一看,是多啦A夢。

 

https://www.facebook.com/BlueGodZi/posts/1188222514597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