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夜,竟淪為洩慾工具生不如死~揭開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一面

mr_wasabi     2016-12-09     0     檢舉
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夜,竟淪為洩慾工具生不如死~揭開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一面

女死刑犯最後一夜她們將如何度過?死前還要被蹧蹋成為獄警的洩慾工具,槍決現場殘忍血腥不忍直視。這些女死刑犯因為犯了各種各樣的罪行被判死刑,在監獄裡活著對她們來說是一種折磨,或許死亡也是一種解脫。

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夜,竟淪為洩慾工具生不如死~揭開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一面

女死刑犯最後一夜,臨死之前還能吃頓飽飯,女死刑犯多數遭遇性侵,在監獄裡被凌辱生不如死。她們有的正值花樣年華,卻因為犯下罪行大好年華被毀。

生命將要或已經進入倒計時的死刑犯,在經歷了哭鬧和情緒崩潰,當對死刑的牴觸和恐懼慢慢消退後,一般來說都會慢慢懺悔,反反覆復直到想通,而最後一天的執行其實是一種解脫。

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夜,竟淪為洩慾工具生不如死~揭開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一面

一位看守所民警說,刑犯最後的日子心理變化非常明顯。從一審被判死刑到執行死刑,時間跨度大多是一年左右。生命將要或已經進入倒計時的死刑犯,在經歷了哭鬧和情緒崩潰,當對死刑的牴觸和恐懼慢慢消退後,一般來說都會慢慢懺悔,反反覆復直到想通,而最後一天的執行其實是一種解脫。

1.對於自己要被終止的人生,死刑犯會用很多字來記錄曾經引以為傲的人生片段,更會對自己走錯的那幾步做細緻的解釋。

2.死刑犯在宣判後都會被安排吃病號飯,一般是雞蛋和麵條,有時會有肉菜,這時很少有人去打擾,這個心理關必須要自己過。

3.接到死刑複核通知當晚,"監室的氣氛通常顯得很好,有道別、有說、有笑,待執行人這時顯得很放鬆,他們說這是解脫,為犯下的罪孽贖罪。死刑犯之間會道別,很多人說相信生命輪迴,至少嘴上這樣說。"

4.終審死刑的罪犯,在看守所裡被稱為待決死刑犯,會加上更重的腳鐐械具,行走要手提著才可以挪動,走路時聲音很大。

預警描述死刑犯心理掙扎過程:情緒的波動是難免的

"宣判後一週裡,死刑犯就很難正常作息,哭鬧是常有的事,面對生死大關,人難免抗拒逃避,甚至崩潰。"

預警說,從一審被判死刑到執行死刑,時間跨度大多在一年左右,在此期間死刑犯的心理變化十分明顯,"哭鬧、崩潰、平復、懺悔、面對,幾種情緒週期性連續出現。

最終最高人民法院死刑複核下來時,又開始變化,這是人求生的本能。"犯罪嫌疑人一審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後,無論上訴與否,從法庭回到看守所就要調換到死囚中。

陶靜,運輸毒品罪

陶靜很小時父母離異,由姊夫一手帶大,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開了個髮廊,後被境外毒販楊某花言巧語的誘騙,第一次帶毒就被抓獲,本來她只要供出楊某,就能立功減罪。

女死刑犯的最後一夜,竟淪為洩慾工具生不如死~揭開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一面

可她出於所謂的"義氣",用自己年輕的生命使楊某得以僥倖逃脫。1991年10月28日在雲南德巨集州被處以極刑,時年僅2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