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melody     2016-11-14     42     檢舉

中國體壇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悲情人物,有的患重病而退休,有的因傷而退休,退休後生活僚倒。但是如果單從訓練的殘酷性和後果的嚴重性來說,著名馬拉松運動員、日本國際馬拉松亞軍獲得者郭萍無疑最慘的一個,連站立和走路都成奢望,完全失去謀生能力。

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GreatDaily

1990年,郭萍9歲,在黑龍江省七臺河市運動會上被老師挑中,進入了七臺河市體校。一年後,郭萍又進入了佳木斯紅興隆管局體校。再過了4年,1995年冬她成為了王德顯的弟子,那時郭萍15歲。從此郭萍接受了比馬俊仁更殘忍的魔鬼教頭王德顯施行的訓練。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GreatDaily

為什麼馬家軍的子弟也是練長跑,卻腳趾沒有出現畸形和殘廢的現象?偏偏是王德顯手下練出了二個殘人廢人?他們一個是郭萍,一個是艾冬梅,她們兩人的腳趾全部畸形甚至全部骨折,連簡單的站立和走路都成了奢望,完全堅持不了,連做簡單的工作都做不了。相對而言,郭萍的情況比艾冬梅更為嚴重一些。

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GreatDaily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王德顯可以說完全是用欺騙和壓詐的辦法對付郭萍等人,在他手下的弟子完全失去自由,連家信都要通過他的審查,接家中的電話也是言不由衷。郭萍有5年時間從未給家裡打過電話、寫過信,徹底和家人失去了聯繫。訓練上把郭萍和艾冬梅當成實驗犧牲品。本來郭萍的強項是中長跑(800、1500公尺)想專攻此項;可隨後教練卻讓她加練長跑(5000、10000米)和馬拉松,稱"是讓她全面發展。「,"想起來才知道,我就是教練的實驗品。"郭萍說。由於訓練不科學,郭萍在王德顯手下七年時間裡終於被練殘練廢了,她的十根腳趾全部錯位、嚴重變形,一遇雨雪天和走遠路就痛。一度不敢去洗澡,不敢上街買鞋,怕別人看見她的腳。

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GreatDaily

非會員才能看廣告~

2001年,郭萍腳趾開始變形,成績下滑,被迫回黑龍江老家治療。2002年,郭萍幾乎已不能下床走路,她多次給王德顯打電話,索要一些治腳費用和當運動員期間的工資,"換回來的都是一頓臭罵"。郭萍說,王德顯先後匯來的醫療費,總共也就3000元。郭萍被逼到了絕路,她把偷偷買回來的安眠藥藏在了枕頭下,就此一了百了,父母也就解脫了。幸得母親及時發現阻止了她自殺的念頭。

他是最慘的馬拉松名將,『腳被練殘、人被練廢』,無法謀生

GreatDaily

郭萍03年退休後嘗試著找些事做,曾短暫到體校當教練,想做服裝,郭萍因雙腳無法行走或長時間站立,基本喪失了勞動力,加上還要供養兩位老人,一家五口日子過得越發艱苦。為了治療腳疾,郭萍賣掉了她16塊獎牌中的5塊,得到66000元錢。郭萍和曾經的隊友艾冬梅和李娟把王德顯告上法庭,向海淀法院遞交訴狀,要求王德顯返還侵佔她們的工資、訓練費等財產共計12萬餘元。最終雙方以庭外和解收場。王德顯被終身禁止從事教練職業。郭萍獲得了10萬元的賠償。2012年12月郭萍接到了北京麥瑞骨科醫院的電話,並到該院進行了腳部十趾的矯形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