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獵人救了母狼一命,次日母狼就捨命報恩

mr_wasabi     2016-12-06     0     檢舉

曾經在一個山區里有一戶張姓人家世代以打獵為生,附近的大多數居民都以此為生,使得居住的山區附近獵物逐漸減少,令這些獵戶的生活越發艱難。張姓人家為了能夠打到獵物填飽肚子,只能舉家遷移到另一個山區。

在入冬季節,張姓人家的主人張老漢舉家遷到了新山區。剛遷到這裡不到一個月,一場大雪降臨了。

下雪天是打獵的好時候,張老漢勁頭十足地扛上獵槍,帶上火藥,上山狩獵去了。在雪天動物的足跡是很容易追蹤的,順著這些蹤跡一定可以打到不少獵物。半晌午的功夫,張老漢就抓到了三條黃鼠狼。就在張老漢繼續尋找動物的痕跡時,一條狼的蹤跡出現在他眼前,憑著張老漢的經驗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深陷的爪印是一條母狼的。

張老漢心中暗喜,拿起獵槍細心地檢查了一番槍膛和扳機,然後又摸了摸腰間的匕首,端起槍來循著母狼的爪痕追蹤過去。此時張老漢滿腦子都是上等毛色的狼皮和鮮紅的狼肉。

張老漢情緒高昂地追蹤著。尋著爪痕爬過了一個山頭、趟過了一條河、穿過了一片樹林。但這些爪痕好像沒有盡頭。張老漢早已氣喘噓噓、滿頭大汗,可他望望雪地上那連續不斷的爪痕,便又來了精神。他稍作休息就繼續追趕那條不知是在找食還是在逃命的母狼。

不知道爬過了幾個山頭,爪痕彎彎曲曲地延伸到一個斜坡時,沒了蹤影。張老漢握緊獵槍,一陣竊喜。念叨著,我看你還往哪裡跑?他以一個老獵人的經驗和謹慎,慢慢地繞著圈兒漸漸地靠近那個斜坡,槍口時刻對準爪痕的終點。就在他終於看清母狼的藏身之處是一個枯井一樣的山洞時,由於身處山體斜坡,再加上厚厚的積雪,腳下一滑便失去重心地滑向那個山洞……從驚恐中醒過神來,張老漢才明白那條母狼也是和他一樣不幸墜人洞底的。要不是洞底有這條母狼墊著,他的腿腳肯定要摔壞。此時,那條母狼已是奄奄一息。

張老漢並沒有急於獵殺這條奄奄一息的母狼。他在洞底仔細地觀察這個山洞,大概有三米深,洞壁陡峭光滑。這樣的一個山洞,對張老漢來說猶如一個天然墳墓,他估計是爬不上去的。張老漢心底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看了看旁邊的那條母狼心裡產生了一種同命相憐的惻隱之心。但張老漢還是安慰著自己,他想兒子一定會順著腳印找到這兒來的。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天上忽然又下起鵝毛大雪來。看洞底新的積雪,外面地上的腳印也被大雪掩埋了。張老漢心底的恐懼再次可怕地襲來。

事實的確如此,大雪一直下到晚上,積雪早已將腳印覆蓋,兒子也沒有來。張老漢有點絕望了。冰天雪地里的夜晚,張老漢凍得實在撐不住了,看到奄奄一息的母狼,張老漢用隨身攜帶的繩把狼嘴牢牢地紮起來,然後緊緊地擁抱著它。他很慶幸沒有將母狼打死。就這樣持續到後半夜。恢復了神智的母狼掙扎著試圖掙脫他的懷抱,張老漢又趕緊把它的腿也綁了起來。一直到天亮,張老漢就這樣緊緊地、死死地摟著那條母狼。

困在洞底快一天了,第二天中午,唯一的口糧也吃完了。張老漢冷餓交加更是口渴,只能緊緊的抱著那條被綁的母狼。母狼的身體越來越涼了,想到它可能是要餓死了,此時此刻的張老漢是多麼的不希望它死。他從包里拿出打來的三條黃鼠狼,他把狼嘴解開,用匕首把凍得硬梆梆的一條黃鼠狼切開,他的動作是那樣的吃力,他把切好的肉塞到母狼嘴裡,母狼稍稍猶豫,遲疑了一會,便猛吃起來。張老漢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笑意。

鵝毛般的大雪此時還在下著,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時間越久,生存的希望越渺茫,張老漢想著自己估計是沒救了,還不如把這條母狼救出去吧!

張老漢鬆開了困住母狼腿的繩子,面對著山壁抱起母狼,一手托著母狼的屁股,一手撐著母狼的後腿。母狼似乎明白張老漢的用意,並沒有反抗而是努力地配合著往上爬。費了好大的勁兒,終於把那條母狼托出了洞口。它在爬出洞口的過程中,扒進來好多的雪,有幾次差點兒又滑下來。張老漢就想,這傢伙肯定也是不小心才滑落洞底的,早知道斜坡下邊是深洞,從另一個方向、從斜坡的下端走近它,不就滑不下來了嗎?他後悔莫及。

母狼爬上洞口後沒有急著跑走,它嗷嗷地叫著,圍著斜坡的下半邊來回地走動著,淡灰色的眼底流露出一種能讓張老漢讀得懂的焦慮。就連張老漢擲出洞口的那剩下的半條黃鼠狼肉,它也叼起來丟進洞底,然後愣愣地凝視著張老漢。在這樣的野地里,人和狼有了一次心靈的對話,母狼希望張老漢吃點東西,堅持住,它一定會想辦法救它。張老漢對母狼的舉動已心知肚明,感嘆狼性之餘,甚至後悔起不該狩獵來。

母狼似乎無計可施,一會兒坐,一會兒轉,呆了足有兩個時辰,在一聲長嚎中揚長而去..張老漢心灰意冷一屁股跌坐在冰冷的積雪上。饑寒交迫、萬念俱灰的張老漢暈了過去。當他再次醒來時,他聽到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就在他扶著洞壁的岩石極力想站起身時,隨著一陣熟悉的嗷嗷的叫聲,他抬頭看到了那條母狼,它的鼻孔里冒著縷縷熱氣,顯然是剛剛才回到洞口的,它低著頭、歪著脖頸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端望著他。他忽然感覺眼底熱辣辣的。就在這時,一聲悽厲的槍響過後,母狼隨即一頭朝洞裡栽去。在張老漢悲愴著撲上前用雙臂接住它時,熟悉的叫聲和腳步聲,出現在洞口。他的兒子瞪著眼睛,緊握著槍向洞底巡視..原來,張老漢的兒子見父親整天沒歸,從入夜就開始四處尋找。找了整整一個晚上連腳印都沒找著,他猜想,父親可能出事了,所以也沒顧上休息。第二天繼續尋找。就在他火急火燎之際,忽然遇到一條迎面而來的母狼。在這樣的情況下,單獨的狼是不會攻擊有槍的獵人的,可這條狼卻偏偏迎著他走過去。他覺得非常奇怪,更為奇怪的是狼並沒攻擊他,而像存心引導他去一個地方似的走走停停。他出於好奇,緊緊地跟在身後,直到翻過了好幾座山,來到這個洞口,他怕母狼跑掉,才開了槍。

張老漢在絕望之時動了惻隱之心救了母狼,而母狼為了報恩卻倒在張老漢兒子的槍口下。自此以後,張老漢父子不再狩獵。都說狼是冷血的,動物是無情的。而現實中卻有很多動物報恩的故事。不管人也好,動物也好,都是有感情思維的。好也罷,壞也罷,都是出於生存本能!一絲善念,換得捨命報恩,有因有果,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