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的外孫女一直說「外公好」,但沒想到外公竟對她做出這種事。。。

xiaoyu     2016-12-06     146     檢舉

5歲的方方(化名)以前一直說外公好,可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睡夢中的她被外公錘暈,右眉骨粉碎性骨折,頭骨開裂;與方方一起受傷的還有她的媽媽,老父親將其頭部打傷5處,頭骨骨折

對女兒、外孫女下狠手,這是多大的仇恨?事發原因,不過是家庭瑣事。

在病房內,方方躺在病床上,兩個姑姑守在身旁,不時在她耳旁呼喚,「方方,你睜開眼啊,和姑姑說話呀!」但無論姑姑怎樣掐她的手指、拍她的手臂,方方還是沒有一絲反應。姑姑趙峰稱,孩子已經昏迷快兩天了,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方方)

趙峰家和弟弟趙宇一家三口住得很近,只有百八十米遠。11月29日早上7點左右,趙峰接到弟媳余鈴的電話,「姊,你快來呀,我和方方被我爸打了!」趙峰在電話里聽到余鈴說話聲音微弱,感覺事情不對勁,立刻跑去弟弟家查看。

趙峰邊跑邊想,爸爸的打女兒應該不會太狠吧?沒想到當趙峰拉開弟弟家的門時,當即傻眼了,這哪裡是簡單的「打」呀!只見余玲母女二人滿頭是血,方方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余鈴斜躺在一旁,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來不及呼叫救護車,趙峰馬上到路邊攔下一輛計程車載余玲母女二人去醫院。

28歲的余鈴頭髮被剪光,傷口處敷著紗布,頭部腫脹得明顯變形。家人稱,入院時她耳道口腔流血,頭部共有 5處受銳器打擊後留下的傷痕,頭骨骨折,顱內出血。

被父親打傷,余鈴覺得無顏向外人講述。自己傷痛倒可以忍受,正上幼兒園的女兒也被牽連進來,這讓她痛不欲生。女兒與她鄰床,余鈴不忍心看到女兒傷後的慘相,強迫自己背對著女兒,任憑淚水流下,滴落在枕頭上。

(方方與媽媽余玲的自拍照片)

趙宇轉述妻子的說法稱,29日早上,他早早出門去看自家魚塘了,後來岳父來家裡打聽岳母的下落(因為二老感情破裂早已分開過),余鈴為了讓母親不再受父親的騷擾,謊稱沒有母親的電話。誰知父親竟拿出銳器從她背後砸她的頭部,當時她就昏了過去,醒來時發現女兒也遭遇不幸。

趙宇稱,女兒的右眉骨上方粉碎性骨折,頭部正中頭骨開裂,受創處顱骨塌陷,「碎片還未做處理,不敢想像以後怎樣,祈禱女兒能堅強地活下來!」

方方臉色發白,右眼青腫,眉骨傷處距離眼睛僅 2厘米。姑姑稱,母女二人的傷都在頭部,都是要害部位,「這哪是打孩子,這是明目張膽地殺人!」而趙宇只想問岳父:你怎能下得去手?

趙宇雙膝跪在女兒的病床上,把吸管放到方方口中,期盼她能吸一口牛奶。一整夜沒睡,趙宇眼圈發紅,左手是女兒,右手是妻子,心中滿是悔恨,「那天早上如果我再晚一些出門...,我在家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了!」

(趙宇和姐姐趙峰在照顧昏迷不醒的方方)

談話中,趙宇對行兇的岳父沒說出一句痛恨的話,但言及此,總是抬高下巴,盡量不讓淚水從眼眶中滾落出來。

方方的舅公稱,家裡人都已經號召起來了,已經在社交網站上提醒朋友們幫助尋找余鈴的父親余濤,他咬著牙說,「別讓我找到他,否則絕不放過他。」

趙宇不太善於表達,他直言,「我也不想,也不能對他怎樣,只想問他一句,『你怎麼忍心對自己的孩子下死手?』」

趙峰平時與方方在一起的時間長,感情深,侄女生死未卜,當姑姑的也心如刀割,「他還是人嗎?虎毒還不食子呢,哪怕有一點人性,也不會忍心對著可愛的孩子下死手,他不配當父親,不配當外公!」

而趙宇的家庭狀況不但不能用「不富裕」來形容,而且還是「窮得不得了」。所謂的家,只是十多平方的彩鋼房。近幾年,趙宇共投資20萬元(約台幣92萬元)養殖熱帶魚,可市場形勢不好,最後是賠錢了。「這兩天的治療費用都是從二舅那裡借來的。」

母女倆兩天的醫療費用 1.5 萬元(約台幣7萬元),接下來需要大筆的治療費用都得自己支付,趙宇實在難以應對。

由於余濤行兇後將兇器帶走,對母女造成如此重創的兇器到底是什麼,目前還不得而知。家人分析,應該是種類似斧頭類的銳器。

行兇者余濤,遼陽人,50多歲,身高一米六左右,事發後騎摩托車逃逸。目前,警察已經對此案展開偵查。

(活潑可愛的方方)

「他承揚言把我們家人全殺了」提起余濤,方方的外婆心有餘悸地說。

記者:您和他分手幾年了?

方方外婆:我們在一起生活了30年,但一直沒領結婚證,都有外孫女了,但他對我總像對仇人一樣,我實在無法忍受下去,兩年前離開他了。他一直在找我,我也不讓他找到,沒想到就因為這些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記者:在一起這些年,婚姻很不幸?

方方外婆:非常痛苦!他什麼事情也不做,除了喝酒,就是罵人。我年輕時承包過魚塘,全是我一個人做的,他手都不伸。白天他睡覺,晚上他來精神頭了,審問我,錢哪裡去了?是不是給娘家了?不讓人好好休息,竟干仗。

記者:孩子和外公關係怎麼樣?

方方外婆:孩子雖然與他見面機會不多,但畢竟是隔代人,挺親的,無論什麼時候問方方,方方都說外公好。

記者:他怎能對自己的親女兒和外孫女下狠手?

方方外婆:不瞞你說,我是看著我閨女被他從小打到大的,快結婚了,他說打就打,我們母女二人只能忍受。不僅打閨女,他還威脅我的兩個哥哥,說要一點點的把他們都殺了!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