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變態者」真情自白讓人發現一直誤會他們了!「是否會殺家人?」他說:「如果值得」

devyn7799     2016-12-05     84     檢舉

不少書籍、電影、學術文章及專業醫學研究多年來一直試圖解析精神變態者 (psychopath) 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精神狀態,找出使他們異於常人的根源。當然,你我也有可能都是潛在的精神變態者,只是從行為模式及日常生活中未必總是能察覺端倪。不管怎樣,人類精神狀態的黑暗面向來令許多人感到著迷,而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一窺精神變態者的思覺了!

Edward R. Pressman Productions/Muse Productions
國外一名被診斷出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症狀的22歲網友Deluxium,最近在Reddit論壇分享了他身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精神變態者」的生活經驗。他形容自己的生活「正常且很健康」,並表示自己從大學休學後在一間科技公司任職系統工程師,還存錢為爸爸及繼母租了間套房。他在論壇發文表示:「我希望可以破除大眾對我們的誤解和刻板印象,所以大家想問我什麼都可以。」

Miramax 電影《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 中,殺手安東奇哥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讓人不寒而慄。
一名Reddit網友一如大家對精神變態者的好奇,直接詢問他是否有像電影裡描繪的精神變態者那樣擁有殺人傾向。Deluxium給了一個很坦誠的回答:「這是很常見的誤會,許多人會認為精神變態者有殺人的慾望,但我並沒有殺人的想法,因為我不覺得奪取他人性命是件好玩的事 (除非你去玩那些讓被害者表現出很害怕樣子的殺人遊戲,像是那些老掉牙的連續殺人魔來電要贖金的戲碼)。最重要的是,如果大家都可以隨便殺人,那這社會一定會瓦解。就合法性來看,這一點都不值得。話說回來,我還是會想嘗試奪取一條性命,然後看看自己會有什麼感受,這僅僅是『難道我真的瘋了嗎』這問題引起的好奇心,但我不會真的去做。」

當被問到精神變態者是如何與家人及朋友們有了情感聯繫時,另一名精神變態者回答:「我想我會說,我並不在乎那些人本身;如果有人有某樣東西,是讓我覺得值得用他們性命換取的,我會毫不猶豫終吉他們的性命,而且毫無罪惡感。」 廣告
另一名網友詢問原PO (Deluxium),為何他會想談一段感情,他則回答:「有很多原因,比較簡單的理由就是想滿足性需求。我也有想要被愛的慾望,我不確定為何。」

GIPHY
原PO繼續解釋:「我不曉得自己的性慾是否來自於心理變態,但我喜歡讓一個女人感到很滿足,同時我卻不覺得自己一定要從中達到滿足。」

Reddit 令一名網友想知道原PO (及其他自願回答問題的精神病態者) 當初是如何被診斷出有心理疾病,一名患者表示他今年才確診,而且病因可能來自「基因遺傳」,還說「也有可能來自我成長的環境」。 廣告
原PO則解釋:「我第一次發覺自己似乎有哪裡不對勁,是17歲時。我發現我並不是真的了解為何人們這麼在乎他們的家人,起初我把我這樣的想法歸咎於我不美滿的家庭。 19歲那年,我發現死亡並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例如我在高中時目睹我的教練兼英文老師死於心臟病,當時他身體還是溫溫的,只是沒了生命。我接受心理輔導時只覺得好餓,警察問完我為題後就衝去吃晚餐了。我一直都沒想過這樣的行為哪裡詭異,直到多年後我對女友說起此事時。」

廣告

Reddit
另一位好奇的網友則詢問原PO看到動物受虐時是否會有快感,原PO說:「不,我對動物沒興趣。你講的對我來說比較偏向心理層面,而非生理層面。奇怪的是,幾乎所有我遇到的動物都喜歡我,甚至是那些別人說『討厭所有人』的貓狗。」

GIPHY
另一名網友想知道原PO的症狀是否對他在職場上的表現有一些幫助,他回答:「是的,幫助非常多。從18歲剛開始當收銀員以來,一直到19歲我升上餐廳主廚,我一直在找某種與人產生連結的方式。例如,我跟當時的餐廳主廚私下成了好友,在他老婆嚴重受傷時借了他2500元美金,從此他對我不吝指教,並協助我升職。雖然我沒拿回那筆錢,但那是一個很值得的投資。」

廣告

Reddit 「我不太想承認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所作所為當中,操弄人的部分佔了多少。我一開始只是個死上班族,22歲又沒學歷的我現在已經在領導一個基礎架構工程師團隊,而我知道我沒有任何動力,也不夠格做我現在做的事。我想一切都來自潛意識吧,但我已經學會如何理解這些模式,而且我希望能將這樣的知識套用在我的感情生活裡,讓我能夠跟另一半同心協力克服我的本性。」
對於電影對精神變態者的描繪,原PO表示沒有任何一位心理變態角色讓他產生共鳴,指出「電影只呈現人們對於精神變態者的刻板印象,例如連環殺人犯」。最後,當被問到他們是否會因為自己的精神狀態而感到孤獨時,原PO給了一個心碎的回答:「是也不是。我擁有強烈的被愛、想跟人親近的慾望,但我無法忍受和大部分的人共處。我發現這是因為當我跟人相處時,我都得戴上一副「面具」,這讓我非常疲憊。雖然我無法不在他人面前掩飾自己,但不能做自己這點使我非常沮喪。」

Reddit 廣告 來源:UNILAD
他的描述其實跟其他精神疾病,例如憂鬱症和焦慮症有非常多共同點。最近幾年來,這社會對憂鬱症及焦慮症患者有了更多理解及觀照,也許是時候屏除對精神變態者的刻板印象了!多一點理解,就能少一點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