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整形醫生後,他不斷地給我整容讓我變美!幾年後他說的『實話』讓我後悔莫 ...

mr_wasabi     2016-12-01     19     檢舉

嫁給整形醫生後, 他不斷地給我整容讓我變美!幾年後他說的『實話』讓我後悔莫及….

嫁給整形醫生後,他不斷地給我整容讓我變美!幾年後他說的『實話』讓我後悔莫 ...

(僅示意, 非本文當事人, 圖片來源)

看臉的時代, 女人爭相做整容, 以圖在職場和情場上佔有一定的優勢。 但整過容的美女們, 只會讓別人看到她的美, 絕不會讓別人知道她變美的過程。 尤其是戀愛結婚時, 整容的事是絕對不能讓男友或老公知道的。 因為大家都懂, 男人寧願喜歡醜一點的天然美女, 也不喜歡美若天仙的人工美女。 可是如果你嫁給了自己的整容醫生, 還有瞞的意義麼, 又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呢?

因為「整容」我們相識相戀

我從小就屬於骨架很大的女孩,五官也不好看, 就是一隻醜小鴨。 直到大四, 我依舊沒談過戀愛, 也沒找到工作。 現實就是長得漂亮的女生在愛情和工作上總是會有優勢。

那段時間我過得無比痛苦, 自卑的我最後終於找到了出口, 揣著4000塊錢我搭車到了長沙, 我要去割雙眼皮!失敗了怎麼辦?我沒有想過, 我覺得我自己已經夠失敗了。 清楚地記得當時我坐在醫院的走廊上, 看著那些臉上纏滿繃帶的女孩, 並不覺得有多疼, 而是羨慕她們揭開繃帶就會變美。

手術時, 那個醫生說話很溫柔, 一直在耐心給我指導。 他說, 割雙眼皮是個很小的手術,

只要選擇好我喜歡的形狀就好了, 其他不用擔心。 下午我就被推進了手術, 2個小時後, 眼睛蒙著繃帶的我坐在了手術的走廊上, 醫生讓我明天來復診。 此刻我的兜裡只剩下200塊了。 因為看不見,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 聽到身邊有腳步聲, 我直接拉著這個人, 對他說, 「麻煩帶我去醫院大門口坐車。 」陌生人扶著我下樓給我攔了的士, 把我送上了車。 那晚我在50元一晚的賓館裏, 不敢睡著, 坐在床上等著天亮去醫院復診。

第二天到醫院復診, 醫生說:「沒什麼問題, 20天後你就能看到效果了。 」復診完後, 他又問我昨天在哪裡休息的,

怎麼一個人。 原來他就是昨天送我上車的人, 他叫張淳。 回到學校後, 張淳每天都跟我打電話, 問我的恢復情況, 我覺得他不僅負責而且很溫柔。 一個月後我的眼睛消腫了, 效果還不錯, 瞬間讓我有了些小自信。 從那以後, 我跟張淳成了朋友, 發短訊, 打電話, 而且越來越曖昧。

後來我又找到張淳, 想要做開眼角的手術。 他毫不猶豫的答應, 還少了我的手術費, 還是他主刀。 雖然手術我還是一個人前往, 但住在醫院的日子, 張淳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顧我, 給我送飯陪我聊天, 我恢復得很好。

手術的效果還不錯, 我變成大眼睛姑娘了。

畢業後我順利地在長沙找到了一份文職的工作。 因為臉上的小改變我也越來越有自信了, 體重也控制在兩位數。 辦公室有兩位男同事同時向我展開追求, 而我和張淳也一直保持著不冷不熱的關系, 他有時間約我吃頓飯, 我有什麼要搬家搬東西的活, 第一時間也會想到他。 也許是一個人在這個城市生活得太久了, 也會覺得寂寞。 一次張淳喝醉酒後來我家敲門, 開啟門後他死死的抱著我, 我把他扶到了臥室, 那晚, 我們在一起了。

後來我們確立了戀愛關系,半年後, 張淳向我求婚了, 感動之餘我卻遲疑了:「我整過容, 你介意麼?」「傻瓜, 這我都知道, 我怎麼會介意呢?」

婚後, 他不停地「整」我

婚後張淳在整容醫院如魚得水, 很快就做了科室副主任。 2011年5月, 醫院因為一起下巴整窄引發的四級醫療事故被告上法庭, 雖然事情最後得到瞭解決, 但是影響非常壞。 為了挽回聲譽, 院方做了不少正面宣傳, 但收效甚微。 科室主任和張淳商量:「我看, 怎麼折騰都不如找人現身說法好。 」

恰在此時, 我因為摔跤磕破了眉峰, 留了塊疤, 張淳立刻勸我整容。 聽說我是張醫生的愛人, 幾個小護士都跟我套近乎:「嫂子, 你既然來了, 乾脆做個光子嫩膚吧, 包你面板白白嫩嫩的。 」「就是, 嫂子的五官那麼好看, 再做一下肯定更漂亮。 」我笑了笑說:「我現在計劃懷寶寶了, 其他的先不想了。 」可是張淳卻跟我說, 護士的建議很好, 而且他們醫院想做一個案例, 請媒體全程追蹤整形過程, 手術費全免, 還有優厚廣告費用。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 這個女主角需要慎重選擇, 沒想到他竟然讓我去參選。 我把想懷寶寶的計劃告訴張淳, 他卻勸我:「生寶寶可以晚一年, 這次如果你參選的話, 我就可以主刀, 對我的事業很有幫助, 我也能把你變得更美。 」最後我妥協了, 如張淳所願, 他提出的整形方案得到全票通過。

嫁給整形醫生後,他不斷地給我整容讓我變美!幾年後他說的『實話』讓我後悔莫 ...

(圖片來自於網絡, 與文字無關)

張淳親自給我主刀。 在經過兩項面部手術, 多項微整形後, 我徹底改變了。 所有人都說我變得更漂亮了, 看著鏡子裡的女人, 我自己都覺得陌生。 凡事有得必有失。 為了整形, 因為沒有辦法請長假, 我索性從單位辭職。 張淳明對我也越來越好了, 經常給我買很多漂亮衣服, 說是要符合氣質。 他下班就直接回家, 幫忙做家務, 有時候坐在一邊看著我沉思半天, 看得出那絕對是滿意的表情。

後來我一邊找著工作, 一邊配合醫院拍一些平面照片做宣傳。 這過程中, 每次張淳都會陪伴左右。 但我心裏卻是百般滋味, 他後來不停地建議我整容, 他到底是喜歡我, 還是喜歡他整出來的「我」?而且我很擔心之後會不會有後遺症, 但每次張淳都跟我說, 「有我在, 沒什麼問題的。 」

他開始嫌棄我了

手術一年半後, 糟糕的情況出現了, 鼻子出現了流黃色液體、呼吸不暢的情況, 經過診斷是發炎。 我不得不做了2次修復矯正手術, 幸好手術順利, 沒出現什麼意外。 因此, 我一度陷入了抑鬱, 張淳卻一如既往的鼓勵著我做各種微整形, 讓我變得更完美。 但是從那之後, 我開始懼怕整容手術。 我開始逃避張淳, 不想讓他親近, 也不想再當他的「試驗品」。 張淳將很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 不久後又升值當科室主任了。 我們倆為了慶祝他升職吃飯的時候, 他卻突然說, 「要是你的鼻孔再小點會更完美的, 現在可以做縮鼻翼的手術了。 」「你有完沒完, 我又不是你的試驗品。 」一氣之下, 我離家出走了。

從今年開始, 我沒有踏入過整形醫院半步。 因為沒有持續的微整形注射, 面部肌膚的鬆弛也很明顯。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我如此害怕, 也許1年或者2年又會有後遺症出現, 5年或者10年後我會不會比平常人衰老更快。 而張淳漸漸開始埋怨我, 說我不修邊幅, 對我的態度也完全不一樣了。 他不再帶我出去參加聚會, 也不會幫我分擔家務, 我平時有個小病小痛他也懶得問, 甚至他根本沒打算跟我生孩。 也許從始至終我都只是他生活上的「裝飾品」, 工作上的「試驗品」。

我最痛恨的是, 他總是說:「你過去真是蠻醜的, 尤其是那對胸, 我都不想碰。 」他真的說到做到, 自從我隆了胸, 他就很少跟我親熱, 哪怕是碰一下, 也還著嫌棄。 可是, 這不是他建議我去做的嗎?

為了逃離身體和情感折磨, 已經30歲的我打算結束這樣的生活……如果可以回到過去, 我真願意潛心學習, 做一個「我很『醜』, 但是我很搶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