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癌丈夫送她「冷凍治療」,80年後她醒來,才發現這場「生死愛戀」竟是一場陰謀....!!

melody     2016-11-27     11951     檢舉

妻子患癌丈夫送她「冷凍治療」,80年後她醒來,才發現這場「生死愛戀」竟是一場陰謀....!!

大夢誰先覺,

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窗外日遲遲。

仿佛有歌聲,仿佛有笑語,可是什麼都不真切,什麼都看不清楚。茉莉只覺得全身如冰窖一樣的涼意,意識像是一地毛線,不知道從哪先回歸。

耳畔有一個冰冷的聲音,「小姐,能聽見我說話嗎,能聽見我說話嗎?說話……嗎……」聲音時遠時近,讓茉莉無從答話。她努力著睜開眼睛,想從無邊黑暗的夢魘之中醒來。

「小姐,你醒了?」一個穿著藍綠色手術服,帶著口罩的人看著她。

「我這是在哪啊?」周圍是一群穿著手術服的人,強烈的燈光,消毒水的味道,冷漠的關切讓她有點莫名的害怕。

「哎呀,小姐,恭喜你,你復甦了。」

「啊?這是哪年?」茉莉一把抓住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人。

「現在是2096年4月23日,小姐,您是我們試圖復甦的第一批冷凍人,謝天謝地,你活過來了。麻醉劑還得四個小時才能失效,到時候您可以活動一下身體,再觀察三天,沒有別的異常,你就和正常人一樣了。」

「哦,謝謝。」

聲帶長時間不用,使得說話的聲音聽著生澀,但總算是又活過來了,求生的本能,讓茉莉心中一陣喜悅。

護士小姐把她從手術室里推了出來,多麼高興啊,就像是八十年前把自己推進手術室的那樣。

只是,好像不對吧,2096年,已經過了八十年?當時的約定不是五十年嗎?

2016年的時候,茉莉25歲,一場體檢,幾乎讓她從巔峰跌到谷底,從神壇走向地獄。

體檢之前,茉莉大學畢業兩年,政府工作。她的未婚夫,胡沁然,我市人民醫院的外科醫生。

茉莉和沁然,誰見了都說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茉莉氣質溫婉,有大家閨秀之風;沁然英俊,本市最年輕有為的主治醫師。沁然曾有一個相處了六年的女朋友,是高中同學,可惜深情總被辜負,女朋友劈腿之後,他頹廢了好久,直到茉莉作為他生命中真正的女人,拯救了他。

兩個人相處半年定下了婚期,婚房買在沁然單位的附近,茉莉的父親是本市很有名望的律師,他堅持給小兩口付了全部的房款。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沒想到這個時候,茉莉慣例的體檢出了問題。

淋巴癌,晚期。

2016年,得癌的人逐漸增多,但治療手段卻極為有限,化療和放療,除了難以治癒外,更帶有強大的副作用,屬於以暴制暴的無奈之舉。

拿到那張體檢單的時候,茉莉整個人都崩潰了。

沁然看到體檢單的時候,他沒有猶豫,「茉莉,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一定要娶你。」

兩個苦命鴛鴦抱在了一起,作為醫生,沁然更清楚淋巴癌的晚期意味著什麼,長相廝守不過只是一句戲言。

茉莉的母親執意帶她去最好的腫瘤醫院檢查,期間沁然請了長假全程陪同,他沒有給茉莉看化驗結果,可是他深陷的眼睛和絕望的神色,已經是無需多言了。

茉莉是家裡的獨生女,從小自己就有主張,學習還是工作做事風格都是乾淨利落。她堅持拒絕化療。她知道這個時候爭的,不過是生命的長短罷了。她看到化療造成的後果,知道自己失去頭髮、失去尊嚴,所求得的,不過是延長短短的一年或者半年,她不要這樣的生活。

沒有人能勸得了她,沁然磨破了嘴皮都不行,他只能四處地求醫問藥。

直到有一天,沁然有些激動地回到病房。

「茉莉,現在癌症是無法治癒的,但是我聯繫到了一家私人醫院,他們可以做人體冷凍。在低溫液氮的環境下把人體冷凍,等到癌症能被治癒了再進行解凍恢復,這樣你就不會死了!」沁然眼睛裡閃著激動。

「這樣可行嗎?」

「你考慮考慮,冷凍技術畢竟價格不菲,而且現在只能冷凍,能否恢復還要看將來的技術。」

茉莉考慮了很長時間,看上去小家碧玉的茉莉,願意做個賭徒,賭上自己的這條命。她最終在合同書上籤了字。

「茉莉,五十年之內,我一定想辦法把你恢復回來,只是那個時候,你會不會嫌棄我白髮蒼蒼?」

「不,不會,沁然,你一定要等我。」

沁然堅持著和茉莉領了證,兩個人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住進了兩個人的小家。

她從沁然的懷裡入睡,醒來時,自己枕著沁然的胳膊,而他用一隻手支起腦袋,正在看著自己。

「茉莉,我等你。我會一直等。」

蜜月期剛過,告別了沁然和家人,茉莉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意識模糊之前,她拚命記住沁然的模樣,死死記得沁然的最後一句話,「到時候你找不到我,就在市裡最高的樓頂給我發信號,我不會離開本市,我一定會接收到的。」

「小姐,感覺怎麼樣?」護士小姐的話將茉莉從回憶里拉了回來。

「挺正常的,記憶也沒有丟。」

「那當然,我們公司這項技術很成熟的,像你今年已經是105歲了,還保持著二十幾歲的模樣呢。對了小姐,您當年簽的合同是最長年限50年,50年的時候很抱歉技術還不夠成熟,我們不敢冒險。現在已經是八十年了,這多出來的三十年費用總計是28,000,000,您出院前請記得結算清楚。」

「什麼?這麼多錢?」

「小姐您別激動,我們公司價格就算是很公道了,在恢復之後,我們還對您全身進行了身體修復,您現在身體狀況各項指標全部合格。這筆費用我們都沒有計入在內,算是白送給您了。」

「那也就是說,我的癌症已經治癒了?」

「癌症?小姐您沒有癌症啊。」

「你說什麼?」

「您說的是甲狀腺結節吧,您確實有三處結節,程度屬於3級,我們已經都給您清除了,這是全新的體檢報告,您看一下。」

這怎麼可能???

茉莉只覺得大腦里一陣充血,麻醉劑還沒有失效,自己感受到深深的麻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從2096年醒來,自己還是自己,可是時鐘已經向後撥了80年,世界遠沒有自己想像的有趣。

雖然醫院早就下達了出院通知,但茉莉還是一直拖著沒有出院。

那筆費用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是天價,自己不僅沒收入沒存款,甚至連身上穿的,都還是醫院的病號服。

醫院也很犯愁,按說能進行冷凍的想當年可都是有錢人,可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八十年過後,從河西都不知道該去哪裡,冷凍人計劃能否收回本錢都是個未知數。

醫院經過本人同意,想聯繫茉莉的家屬試試,去公安局輸入了DNA之後發現,茉莉是獨生子女,父母早就去世了。只找到一個茉莉阿姨兒子的女兒,在聽說了自己有一個105歲的冷凍人阿姨之後,掛斷了電話,再也沒能打通。

所以,面對媒體採訪,她只聽說是有償採訪便痛快地答應了。接受採訪換得了幾張印著獨角獸的鈔票,在簽訂了一個為期三十年的分期付款合同之後,茉莉穿著寬鬆的病號服,走進了2096年世界。

這世界,變化還真的不大,茉莉租下了43層一個狹小的格子間之後感慨。茉莉看著剩下的這幾張錢,拍著腦袋想該怎麼在這個完全陌生的時代生存下來。

在二手市場買了手機和一隻鍋,拎上一箱的快速面,嶄新的生活就這麼開始了。手機已經可以隨意摺疊,快速面已經由非油炸變成了防輻射,不管怎麼說,總算是種進步吧。

雖然105歲了,但茉莉畢竟還只是一個25歲的女孩的容貌。一個年輕的女孩,想在社會上生存下來,雖然艱難,但總還不算太難。

面試了幾次之後,茉莉成功找到了一份歷史老師的工作,主要負責近現當代歷史。

茉莉每周上三次課,就因為自己冷凍人的背景,選她的課的人很多。她幾乎不用備課,只需要坐在課堂上回答關類似「那個年代希拉蕊競選失敗有什麼黑幕」,「當年中國真的只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嗎」這樣的問題。

不上課的時候,她不敢出門,外面的目光讓她害怕,再說薪水微薄,除了自己的開支還要支付醫院那筆近乎天價的冷凍費。

她只窩在自己43層的小公寓里,公寓沒有窗戶,受風的影響非常大。她縮在床上,反覆看醫院給自己開出的出院證明,甲狀腺三度結節,切片治癒,不需要復檢。

難道自己當年這一切,都只是一場誤診?

這TM誰能信啊?

她開始整夜整夜地失眠,睡不著的時候,茉莉想起她和沁然的信號之約,如今沁然已經113歲了,他還活著嗎?心裡有一個念頭始終折磨著她,不敢想,卻又控制不住不想。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她問一個學生,「咱們城市裡,最高的地方在哪裡?」

「最高?老師現在的樓可是越矮越值錢哦,最高的應該是郊區新開的單身公寓吧,那裡房租便宜,都蓋成一個一個的小間,像是蜂窩一樣,絕對是我市的貧民窟。老師,『貧民窟』這個詞我沒有用錯吧?」

原來自己住的地方就是最高的地方。再次失眠時,她借著酒勁衝動地爬上最高處,風呼呼地從身邊吹過,她拿著一隻自己糊的孔明燈,防風的打火機一下子把裡面點燃。她托起孔明燈,眼睛裡沒有原來預想的虔誠,反而滿是迷惑。

這孔明燈,就是當年兩個人約定的信號。

安安靜靜地過日子,沒有被任何人尋找和打擾,茉莉心裡那個懷疑由一點點被無限地放大,她開始尋找關於胡沁然的消息。

去公安局查詢,她問:「胡沁然,八十年前是我的丈夫,這個人現在還活著嗎?」

卻被告知查無此人。

當然不死心,茉莉再問:「曾用名是胡沁然的呢?2016年就已經用網路保存戶籍信息,難道八十年後反而查不到了?」

她把公安局的窗口拍得咔咔響,可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她看到顯示屏上顯示的信息,周茉莉,確認死亡;胡沁然,查無此人。

山不過來,我就過去。這個透明化到沒有秘密的時代,想找到失蹤人口,總有辦法的。

她換上從醫院拿出來的那身病號服,手裡拿著孔明燈,打開了手機里的直播軟體。

「沁然,為了我們的約定,我在液氮里凍了八十年,只為了能與你重逢。你還在人世嗎?你也在等我嗎?我想你。」

說著她放飛了第二個孔明燈,直播頻道里聚集了一片的圍觀。

「我的天啊,跨越八十年的愛情,太偉大了!」

「是啊,我又相信愛情了呢。」

看著類似這樣的評論,茉莉恰到好處地加上一句,「如果有網友繼續支持,我一定堅持下去,每天晚上都來這裡放飛一個孔明燈,直到你出現。」

說得滿是深情,演技如此精湛,茉莉都佩服自己。然而憑藉著深情,她收到了無數打賞,但凡能賺錢的,都是好東西,比如這場跨越八十年的生死愛情。

每天晚上放一個孔明燈,連續放了五天晚上,茉莉攢夠了這個月給醫院的分期款,雖然竊喜,但是直播圍觀的人數和打賞數都直線下降。茉莉忍不住想是不是編造點線索以保障直播的熱度。

頭疼不已之時,留言里突然熱了起來,有一條被高高置頂了起來。

「你們說的這個人好像是我父親。」

「你的,父親?」

「對,我的父親今年113歲,他退休前是個外科醫生,他這兩天情緒不太穩定,血壓很高,但是我爸爸並不叫胡沁然,他叫胡斐。」

胡斐?!我還叫苗人鳳呢,真是的。

直播頻道瞬間爆炸,大家紛紛猜測,這「胡斐」到底是不是「胡沁然」。

立馬有媒體打來電話,問能不能安排去療養院的採訪,出價很高。茉莉想了很久,還是沒有答應。

她私信給網友,這個叫做「狐小妖」的網友回復她,「我母親已經去世,他現在在市郊養老院三層,心血管問題區3094號,到底是不是,你自己過去看吧。」

茉莉在眾人的八卦之中匆忙結束了直播,打開一碗快速面。

快速面迅速開始自加熱,茉莉搖晃均勻面碗,大口大口地吃下去。

吃完面,她還吃下了可食用的面碗和筷子,可還是沒有填補內心焦灼著的巨大空洞。

市郊養老院是本市最大的養老機構,按照不同身體問題和老人的經濟能力設置不同區域,中心位置的三樓,房子是最現代的風格,隔音效果好。此外二十四小時監控身體狀況,一對一進行三餐供應,遊戲區設有泳池和高爾夫球場,簡直是本市老人的養老聖地。這裡需要提前預約,價格不菲,仍舊是供不應求。

看著這裡的人居環境,再想想自己那個處在頂層、每天吃快速面的生活,茉莉心中充滿了憤怒,自己白遭了這八十年的罪了。

她說自己是胡先生女兒的朋友,給他送點東西,在得到本人允許之後,護士小姐溫柔地在前面給她指路,用指紋刷開3094的大門後禮貌地離開。寬敞的客廳里,坐著一個老人,他按下按鈕,轉椅自動回過身,他盯著茉莉看了一會,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茉莉,沒想到你還是找到我了。」

這個老頭,頭髮很少,臉上滿是皺紋和老年斑,茉莉幾乎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太過普通的老頭,是八十年後叫做胡斐的胡沁然。

「你是有多恨我,才會拿癌症騙我?讓我選擇了死?」茉莉滿滿的恨意,開門見山地說道。

「恨你?我不恨你啊。」

「醫生已經告訴我,我得的根本不是淋巴癌,是很普通的甲狀腺結節。我反覆想,這麼大的病,就算是在醫療程度落後的2016年也不會誤診。我這才發現,我現在是第一次拿到診斷書,原來的診斷書都經過了你手,我根本就沒有看見過。」

「沒錯。」胡沁然兩手一攤,直接承認了。

「這是謀殺!在當時,冷凍人技術只能冷凍,並沒有完整的恢復技術。我能夠復活,不過是個意外。」

「對。」

「為什麼?胡沁然,為什麼?我們認識那半年裡,相處得很恩愛,雖然偶爾也會爭吵,我都處處遷就你,絕不至於有仇怨。雙方父母也都沒有反對,我父親甚至拿錢給我們付了房款,為什麼你會殺我?」茉莉往前走了一步,只覺得手在顫抖,自己都要冒起火來。

「恩愛?你認為我們相處得還不錯?」

「天地良心,胡沁然,我從來沒有對一個男生這麼好過。當年我是多麼高冷的一個人,追我的人也是排滿街,我只是愛你,你工作忙,難得見一次面,我天天換著花樣給你做了愛心便當。你說你喜歡醫院附近新開發的樓盤,我二話沒說就回去動員我爸給我付錢。

「我每天去給你收拾房間,我自己的衣服都送洗衣店,卻給你親手洗襯衫,熨得整整齊齊。你說你前女友劈腿,害得你失去了愛的勇氣,我每天都哄著你,什麼事情都聽你的。我甦醒之後,每天回憶一遍,感覺自己每天都被凌遲了一般。

「當初我媽就勸我找個愛我的,而不是我愛的,可是我不聽,我志得意滿,總覺得你遲早會愛我,可是結果呢?你一語不發地殺了我,我對你都快趕得上親媽了,你他媽的還不知足?」

「你對我確實很好,不過,你對另一個人也很好,阿蘭。」

「阿蘭?」

「對,我相處了六年,最後劈腿的女朋友。」

「我怎麼會認識她?」

「別裝了,之前我也是這麼想的,阿蘭是老師,你和她沒有交集,可是事情就是這麼讓人噁心。」

「是不是阿蘭告訴你的,她怎麼敢——」

「她怎麼敢破壞你們的交易?她不敢,你是和她簽訂契約的魔鬼,她再恨你,也不敢挑戰有權有勢的魔鬼。她的男朋友醉酒鬧事,他的朋友陪他來醫院看外傷,我這才知道,她劈腿的對象,高帥富的官二代,竟然是個gay。當晚我就去找阿蘭,我問她,為什麼不要了六年的感情,選擇和一個完全不愛你的人在一起。

「阿蘭告訴我說,她要嫁人的標準里有一條,只要不是胡沁然。那天晚上你睡著之後,我用你的指紋打開了你的手機,就看到阿蘭給你發的微信,『是沁然主動來找我的,我告訴他,我們之間完全不可能了,請放心。』」

茉莉愣了一會,她飛速地盤算,眼前的胡沁然已沒有隱瞞什麼的必要,她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

「哼,你知道的還不少,事到如今,我不妨實話告訴你。阿蘭她爹是個有名的釘子戶,眼看著就要因為擾亂社會秩序被抓進去了,處罰的輕重不過是看我們決定給他舉證多少。我手裡關於他爸的卷宗有兩大盒子,她好像當時也沒什麼選擇。」

「所以你就拿這個威脅她,讓她離開我?」

「父債子還,也沒什麼不公平。說到底,誰讓我當時倒霉,去醫院的時候看上你了呢,你穿著白大褂靠著桌前和我朋友說話,有人叫了一聲胡大夫,你轉身離開了。我當時就問朋友,這個醫生怎麼這麼帥,我一定要拿下他。朋友告訴我,你有一個相處六年的女朋友,眼看著就結婚了。結婚?只要一天沒領證,我就有一天的機會。」

「你就這麼毀了我一生的感情,那天晚上,我知道了真相,你我之間,還談什麼愛!」

「胡沁然,你完全可以和我分手,犯不著用這麼卑鄙的手段暗算我!」

「分手?阿蘭是我高中三年才追求上的女神,她從來不是個傻白甜,智商和情商都在我之上,她都逃不過你的魔爪,何況於我?你工作好、長得好、家裡條件好、對我又是出了名的照顧,溫柔賢惠,這樣的媳婦我都不要,我還怎麼在別人的目光里繼續生存?茉莉,我想了整整一個月,你只有死,我們的愛情故事才能圓滿。」

「我算計的不過是如何讓你愛我,可你計較的,是如何殺我。我愛你,你更愛你自己,我們還真是一對恩愛夫妻啊。不過是因為我愛你,你愛她,我在食物鏈的最底端,我活該贏不了。之後呢,你又娶了阿蘭?」

「我自以為計劃得天衣無縫,可還是低估了你對我造成的影響。事成之後,我去找了阿蘭,可是她真的要結婚了,她的丈夫是單位一個普通的體育老師。我舉著戒指堅持每天站在她家樓下。

「可是阿蘭說,『回去吧,你和茉莉的故事全城皆知,我不能成為童話故事裡那個惡毒的巫婆。你和我,除了自己,還有家人,還有同事,還有身邊這一切的審視和評判。我不想讓自己活在一片深深的陰影里,對不起,咱們之間永遠也不可能了。』

「所以她嫁給了她的體育老師,我娶了單位小我十歲的小護士,後來我離了婚,一個人過了這麼些年,可她沒有離,也許過得還不錯?誰知道,都是聽說的罷了。」

像是說別人的故事,過了半晌,茉莉問:「沁然,你離婚之後,有沒有後悔過當年那樣對我?」

胡沁然想了一會,「沒有,對不起,有些事情沒法勉強,我也是之後才明白的。」

「好,好,好。胡沁然,事到如今,我又活了,你是了解我的,咱倆這筆帳,慢慢算,來得及。」

「茉莉,我當初選這間養老院,就是因為這裡的無死角監控。我摁鈴,對應的護士就會立刻趕來,你應該見過護士小姐吧,是她送你進來的啊。新聞里每天都在報道冷凍人的最新進展,我難道會坐以待斃?」

「呵呵,那我們就試試,你叫吧。」說著茉莉掏出一個小物件。

胡沁然慌忙按下按鈕,可是沒有任何反應。

「這是什麼?」

「為什麼科技越發展,可以利用的空檔就越大呢?滿樓用的都是無線電磁信號,用干擾器,輕鬆就阻斷了信號。」

「就算你阻斷了信號,怎麼就有把握沒有痕跡地殺了我?」

茉莉面無表情,掏出了耳塞和一個發聲器。

「沁然,屋子的隔音效果怎麼樣,你自然清楚,我看過這個養老院的介紹,為了防止相互干擾,特意做了最頂級的隔音處理。你的高血壓和心臟病,在230分貝的尖銳聲音里,能撐幾分鐘呢?」

胡沁然的臉色變了,他掙扎著說道:「茉莉,你聽我說,事情和你想像的不一樣。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可能偽造那麼多證據謀殺成功的,你知道你那次體檢報告里泄露了一件大事嗎,就你的血型就引起了你父親的懷疑。他來找過我,要不他怎麼能那麼痛快地拿出一大筆錢促成咱們倆的婚事呢,他才是幕後的主謀——」

「你說得夠多了,閉嘴吧。」

茉莉帶上了耳塞,按下發聲器。

不過兩分半的時間,茉莉瘋狂地跑出去,大喊,「快來人啊,不好了,我們見面後他太激動,一下子不行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她覺得很累。

她想起自己十八歲的生日上,母親和她說起一件事,一件天大的事。

「小莉啊,你知道嗎,我是懷著你嫁給你爸爸的,可是他不知道,他是個嚴謹的律師。這件事情我今天告訴你,就是讓你小心一點,以後誰提起這樣的話,千萬要謹慎。切記有些事情永遠不能見光,我真不敢想像萬一你爸知道了會是什麼樣。」

哪有不透風的牆。

父親還是知道了這件事,他給別人養了二十五年閨女。

他是個報復心極強的人,還有什麼,比得上中年喪女的報復來得更狠呢。

茉莉不知道她死之後母親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可是此刻她已不願再想。

吃過快速面的晚上,茉莉還是打開直播軟體,她臉色慘白地告訴觀眾她們想聽到的愛情故事。

「我見到了那個等我八十年的沁然,他終於等到了我,可是太激動了,他心臟出了問題,這次他永遠地離開了我。我好難過,為什麼事情最後會這樣?」

評論里盛大的安慰和打賞一波接著一波,茉莉完全沒有想到,她已然湊夠了醫院那筆巨款。

4

日子還得繼續過。

茉莉靠著那點微薄的薪水,從四十三層換到了二十層,她不再繼續直播,也很少上網,越來越寡言,大多數時間裡只和自己待在一起。

醫院後續的體檢時發現了茉莉的古怪,在腦電波檢測時,波狀圖一片混亂。而和茉莉一樣,這一批覆蘇的冷凍人大多出現了腦電波不規律,語言系統變得遲緩,這樣或是那樣的問題。

冰涼的貼片貼得茉莉很是頭疼,電腦前面的信號也並沒有恢復正軌。

安排一個心理醫生試試吧,醫院給出診斷。

茉莉坐在心理醫生面前,突然很希望心理醫生能給自己進行深度催眠。她失眠了太長時間,幾乎每天晚上都夢見自己回到了2016年,糾纏不清的過往,醒來就是一陣從頭到腳的絕望。

「你能給我催眠嗎,我需要放鬆。」

「催眠?催眠是違法的,催眠術作為一項危險技術,已經被禁止了二十多年了。」

「那我們能做什麼呢?」

「聊天啊,我很好奇作為八十年前敢於做冷凍實驗的人,心態是怎樣的。」

「那好吧。」茉莉聳聳肩。

她給心理醫生講了她和沁然的故事,從頭到尾,但結尾只說,是她的出現,讓沁然心臟病突發,死於意外。

故事講了整整一下午,她很驚訝,八十年的過程中那些記憶都保存完好。她從小一直學習很好,但每次考試,如果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就會暴躁起來,甚至失控到撕書燒紙。只不過她都是躲在家裡發瘋,在外從來都是乖巧安靜的小淑女。

她給沁然做便當,做了麻辣蝦、咖喱雞塊和蒜蓉西蘭花。她從來不喜歡西蘭花,但沁然說,多吃西蘭花對身體好,她就照著菜譜一步步做。西蘭花細碎的枝葉能喚起她的密集恐懼症,她忍著上暴起的雞皮疙瘩,堅持一個個地擺盤。

心理醫生聽到吃驚,忍不住插嘴,「茉莉小姐,你總該知道,感情並不是學習,付出不一定會有回報。」

茉莉撇撇嘴,「我已經是過百的人了,不需要你教育我。」

「我建議你多出去認識些人,開始新的生活吧,別糾結於過去。你的這些過去,都太老了,我聽著都覺得乏味,你們冷凍人活得真是麻煩。」

按照心理醫生的要求,茉莉在周六坐在了咖啡店裡。

對面坐著的男生,是單位同事介紹的,許尚,32歲,小職員。

兩個人兜兜轉轉尋找著彼此感興趣的話題,看似聊得很歡快的樣子。臨分手的時候,許尚說:「茉莉,你回答我問題的樣子真有趣,我喜歡你的單純,我們可以再見面嗎?」

「好啊。」茉莉回答得很愉快。

為了跟得上許尚的思路,茉莉不得不在和他聊天的過程中及時在網上搜索相關的內容,雖然沒什麼興趣,但好在生活擺脫了無底的回憶和難以入睡的無聊。聊了幾次之後,茉莉同意了許尚的要求,在吃過飯、看過電影之後,帶她回了家。

燈光昏暗下,在許尚環住她的腰時,茉莉有微醺的感覺,她輕輕在他耳邊說:「許尚,告訴你一個秘密,知道我為什麼總跟不上你的思路嗎,因為我是一個冷凍人。」

只覺得腰間的手突然鬆開,許尚瞪大了眼睛,「這麼說,你已經,一百多歲了?」

「105,可是,我看上去仍然只有20幾歲不是嗎?」茉莉看到許尚變了的臉色,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

許尚把燈全部打開,冷冷地說道:「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約會了一個一百多歲的老人。」

之後茉莉獨自回家,許尚自然沒有送她,他覺得自己是受害者,沒有報警已經算是客氣了。

茉莉這才知道,原來冷凍人是在同性戀完全合法後,新產生的歧視。

「人總是需要把相對弱小而與自己不同的勢力化成敵對,以便在欺凌之中尋求快感。而弱小總能團結起來,與強大的勢力抗爭,並最終取得勝利。」

這是茉莉新的直播台詞,現在她是冷凍人自發組織里的領導,一邊忙著申請政府給冷凍人的生活保障性補貼,一邊忙著要人權,要平等,組織各種集會遊行。

每天實在是太忙,茉莉幾乎忘記了3094發生的那一切,但她手機里還保留著那天「狐小妖」給她發的私信:

「記得帶上干擾器和發聲器,你不會後悔的。」

「為什麼?」在查到干擾器和發聲器的作用之後,茉莉問,「你不是說,他是你的父親嗎?」

「就因為他是我的父親,所以我下不了手。但自從他拒絕支付我媽的撫養費,讓我媽器官衰竭而死,自己卻僱傭黑客刪了自己全部信息,隱姓埋名地搬進了最好的養老院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在躲一個人。看了你的直播,我猜,他躲的就是你。真是公平啊,我總覺得,早晚會有這麼一天,這一天終於來了。」

清醒的時候,茉莉寧願自己永遠沒有從冷凍中醒來。可是自己吃了八十年前沒有的彩虹面,喝了仙人掌酒之後,仿佛一切又都有意義了起來。

她想起八十年前自己一個朋友衣琳說:「這個世界,沒有誰,都是一樣得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