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傳說:慘無人道的不睡眠實驗

melody     2016-11-27     147     檢舉
恐怖傳說:慘無人道的不睡眠實驗

GreatDaily

恐怖傳說:慘無人道的不睡眠實驗

GreatDaily

據傳在上世紀40年代,前蘇聯曾經進行過一個慘無人道的實驗,測試如果讓人連續30天不睡覺會發生什麼事。發起實驗的科學家從監獄招募試驗者,承諾囚犯只要連續不眠不休30天便可以出獄,最終成功招募了六名政治犯。

實驗中,科學家把那6名實驗者置於密室,提供充足的水和乾糧,並提供書本和撲克以使他們打發時間。由於那時候還沒有閉路電視,所以一切觀察都是只經由麥克風進行。實驗者所有的對話和活動都會被記錄。另外,為了確保實驗者不會睡覺,科學家還通過通風管往密實里吹送神經氣體,以使實驗者保持亢奮狀態。

開頭5天,一切都還很正常,實驗者能夠完全不睡眠,把時間都花在看書,閑聊、玩撲克等。他們普遍對實驗抱持樂觀的態度,儘管有些焦躁,但還是對自己能在不久的將來出獄感到興奮。

從第6天開始,實驗者們開始抱怨起來,並開始有妄想、幻覺等癥狀。實驗者之間突然不再有任何交談,取而代之,他們開始了毫無目的的喃喃自語。亦或尖叫和呻吟。

又幾天之後,密室里忽然變得一片死寂,所有的自語聲、尖叫聲和呻吟聲都突然消失,密室里彷彿變成了墳墓。這種不祥的靜默一直維持到第14天,監聽中的科學家們心中充滿焦急,他們擔心那些實驗者或許已經全都死去,但氧容量機的讀數,卻又表明密室里分明有活人正進行極度劇烈的運動……

終於,科學家們按捺不住了,他們決定打破原先訂下的「不和實驗者交流」的規條,打開對講機,宣布技術人員會將會進入實驗室進行麥克風測試,所有實驗者必須遠離出口並趴在地上,違者被會即時槍斃,而如果所有人都乖乖服從,則會即時釋放其中一名實驗者。

指令發布完畢,科學家們靜靜地等待密室里的回覆,期望他們剛才的宣布可以在密室引來強烈的迴響。但是,他們等到的只是一個冷淡到可怕的回復:我們,不需要自由。

那種冷峻的語調嚇到了在場所有人。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論後,科學家們決定在第15天的晚上打開監房,進去一看究竟。

到了第15天的晚上,當研究員把房間內的神經氣體關掉,換上新鮮空氣時,彷彿瞬間喚醒了沉睡中的惡魔,一時間,尖叫聲、哀號聲、哭泣聲由麥克風瘋狂傳出。實驗者們竟然苦苦哀求,希望科學家不要關掉氣體。但他們的請求越發使科學家們決定進入密室,他們立刻下令守候在門外的士兵進入密室,對實驗者進行他們期望的「回收」。

可是,當士兵們真地進入密室後,他們看到的,卻已經是一副煉獄般的場景。

彼時,6名實驗者中有1名已經確定死亡,至於其餘5名,則不能確定是否稱得上」活著」。死去的實驗者開膛破肚地躺在房間中央,臟器流出體外。廁所的水龍頭開著,水源源不絕地流入房間,因為死者腐爛的皮肉堵塞了排水口,所以房間里已經變成了一個污濁而惡臭的水池。另外五名實驗者則各自倒臥在房間的角落,像解剖課中的白老鼠,胸腔被強行撕開,除了心臟和肺外,胃部、大腸、迴腸、肝臟、腎臟通通被挖了出來,像病態藝術品般有條不紊地展露在空氣之中。因為血管依然連接著器官,你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見肺葉緩慢的起伏,心臟的跳動和食物在腸部的蠕動。註:在後來的測試中,發現消化道里食物全都是實驗者自身的血肉,而更可怕的是,他們的身體全部都是由他們自己徒手摧殘成那個樣子的。

縱使大部份在場的俄兵都是特種部隊出身,但面對眼前地獄般的情境,他們還是嚇得魂不附體。更可怕的是,即使已經成了那個樣子,但那些實驗者竟然獲得了驚人的怪力,試圖「回收」他們時,特種兵們竟然生生花費了數小時、甚至死掉兩名成員,才終於成功。據說,死掉的兩名士兵,一名被一個實驗者硬生生扯出喉嚨,另一名則被咬斷了動脈。另外還有5名士兵,在完成那次任務後,竟然以為難以承受當日的恐懼,而最終選擇了自殺。

五名實驗者被「回收」之後,一名因失血過多死去,其餘4名實驗體則立刻被送到醫院接受隔離治療。運送途中,他們依然不停地哀求著,只是希望再得到一些興奮劑。

到達醫院後,傷得最嚴重的實驗者被立即送到手術室,但當醫護人員企圖把那些外露的器官塞入胸腔內時,發現他的身體對鎮定劑已經完全免疫,鎮定劑只會讓他更加憤怒狂躁,手術根本無法進行,沒辦法,醫生只好選擇不斷加大麻醉劑的劑量,終於,那名實驗者因為麻醉過量而死去。當法醫為他驗屍時,發現他血液的氧含量竟為正常人的3倍,而因為他自己的肌肉太過強勁,他竟壓爆了自己九根骨頭。

第二名接受手術的,是一個聲帶受損的實驗者,雖然不能說話,但當醫護人員試圖給他注射麻醉劑的時候,他卻拚命地搖頭,鑒於之前的經驗,醫生只好選擇在完全不麻醉的情況下對其進行手術,但這卻實驗者表現出興奮而滿足的情緒。於是,醫生們就在實驗者完全清醒的情況下,對其進行手術,全程中,實驗者絲毫沒有痛苦的表情,甚至還不時露出微笑,讓人不寒而慄,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整整六個小時後,手術結束了,醫生們終於鬆了一口氣,而這時,實驗者卻微笑著,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不要停,請繼續切割我把。

之後的兩名實驗者,手術的過程大同小異,他們全部拒絕麻醉,卻對手術過程顯得很享受,他們只有一個態度:我,需要保持清醒。

就這樣,實驗算是失敗了,之後,對於如何處理存活下來的實驗者,科學家們和軍方產生了不同的意見,科學家認為實驗既然失敗,就應該把已經變成怪物的實驗者全部殺死,但軍方卻因為看到實驗者表現出的驚人力量,提出繼續實驗,把他們重新送回密室,最終,科學家不得不屈服於軍方的意見之下。

瘋狂的實驗由此繼續,而當僅存的3個實驗者聽到可以重回密室,他們竟表現的異常興奮和高興。

這一次,三名實驗者被固定在床上,並被連接上了EEGMonitor(腦電波監測器),科學家們觀察到,三個實驗者都極力地讓自己保持清醒,其中一個不斷大聲哼唱,壞了聲帶的則在床上不斷扭動,最後一個則堅持不讓自己的頭放到枕頭,眼睛不停地眨動。

一段時間後,那個不讓頭放下來的實驗者第一個出現腦波異常,有時候會突然變成直線,持續數十秒後,又再回復正常,就像他正在不斷死亡,之後又復活過來。又一段時間後,實驗者終於無法堅持,腦袋碰到了枕頭,而就在那一瞬,他的腦波徹底變成水平的直線,心臟也同時停止了跳動。

另外兩名實驗者的腦電波隨後也開始變得和剛死去的實驗者一樣,變得一時正常一時平直。這時軍方一名在現場的高層竟命令立即解開實驗者,並強迫三名科學家也進入密室,和實驗者困在一起。危急之下,一名科學家拔出藏在腰間的手槍,將剩餘兩名實驗者和軍官的生命一起終結了。

據說,當科學家把槍口對準最後一名實驗者時,科學家問了實驗者一個表露自己心中恐懼的問題:你到底是誰?可實驗者卻絲毫沒有表現出恐懼,只是露出一抹邪惡的獰笑,語氣溫柔地留下了他令人生寒的遺言:為什麼那麼容易就忘掉了我?我們就是你,你就是我們。我們是你埋藏在心裡最深處的瘋狂,是你潛藏的獸性。我們每一刻,每一秒都希望獲得自由。我們每晚都躲藏在你的床下,希望可以得到重視。當你魂歸天國時,我們則和你一樣變得永遠沉默,不能再跟著你。

科學家終於在極度恐懼中開槍,子彈穿脫了實驗者的頭顱。

倒在血泊中,實驗者猶帶著微笑,說出了他的最後一句話:差一點……就……自由了……